密使 我

單挑  作者:伊坂幸太郎

“它會變成這樣。”聽到面前的青木豐測量技師長這么說,我想到了減肥商品的廣告。把有贅肉的腹部的照片與結實小蠻腰的照片擺在一起,這是經常見到的手法。“這個會變成這樣”,廣告里總會這么說明,仿佛是在無聲地宣告“當然是瘦的這邊比較好”。青木豐測量技師長一定也是同樣的心情——“這邊比較好呢”。

前幾天看到的減肥商品宣傳單上是這樣寫的:“有如此特別的方法,比您了解的其他方法都更有效、更實惠。”

時間回到二十分鐘前,他剛開始說明。

在如同骰子內部般的白色單人房間里,我和他面對面。這個男人——青木豐測量技師長——五十多歲,白發不多,發型是整齊的三七開,再加上他總是身穿西裝,很難讓人想到他是從事研究工作的人。不過,既然是有一定權限的管理者,就一定有許多管理工作,那么,會有這樣的氣質也沒什么不對吧。我得出一個自己可以接受的解釋。

“我想您應該聽說過時間悖論的事。”首先他這么說道。面對比他小將近二十歲的我,他依舊言辭有禮,語氣甚至有些敬重。我坐在真皮的豪華椅子上,靠墊也很舒服。

“啊,我聽說過。”我回答,“就是如果時間旅行回到過去,把生產前的母親殺掉的話,會怎樣,對吧?母親死了,自己就不會誕生。咦,那么在這里的自己會如何?就是這樣的矛盾吧?”

“是的、是的,您很了解呢。”他說。

能被表揚果然還是會心情愉快。

“那您知道,為了不產生這樣的矛盾,應該怎么辦嗎?”他又追問道。

“我以前看過的電影里,會設定成就算時間旅行回到過去,也不能做出會產生矛盾的行為。比如無法殺害自己的母親。”

“是的。但我現在覺得,實際上并非如此。”相對于最近學說的解釋,他的說明感覺更加個人,像在說他自身信奉的信仰一般,“打個比方,我和您現在所處的世界是A,然后假設您時間旅行回到了過去。”

“是打比方嗎?”

“然后,就假設您要防止您的戀人遇到意外吧。”

“呃,”我低頭苦笑,“可我沒有戀人。”

青木豐測量技師長的表情毫無變化。“我知道。”他說道,“是假設。”他加重語氣,“假設您有過一個戀人。一個既美麗,性格又好的戀人,但在距今十年之前因為交通事故去世。就把這個A世界設定成這樣吧。”

“原來如此。所以我才要回到過去,將車禍防患于未然。”我理解了故事背景。

“這樣一來會如何?新的世界會產生矛盾吧。”

“新的世界?”

“您回到過去拯救了戀人——就把您戀人活著的世界叫做A’吧——您回到過去救了戀人,那之后的世界是A’。”

“那我的狀況會怎樣?”

“或許有點混亂,簡單說,就是在那個世界、那個時間點上會有兩個您存在。有一個是從A世界回去救戀人的您,另一個是本來就在A’里生活、并且比您年輕十歲的您。”

“順便問一句,如果我又一次時間旅行,回到‘現在’,那么我所回到的世界是?”

“是A。再怎么說您也是從A世界出發的人,如果要回去那也是回到A世界。您的戀人還是死的。”

我忍不住歪了歪頭。“我回到過去,進行了一番行動后,誕生了A’世界。這樣的說法可以嗎?”

“和這個又不太一樣。原本就有分歧點,A’是在那個時間點的分支。”

“在我回到過去之前就有分支了?”

“如果把時間想成從過去到未來這樣直線前進的話會很混亂。并不是這樣的,應該這么想:過去、現在和未來是同時存在的。比方說,國道上有各種各樣的岔路口、交叉點。您可以轉著方向盤,選擇自己喜歡的地方駛入別的路。但那并不表示您打著方向盤、踩著離合器,就造出了岔路口。岔路口是原本就設置好的。”

“在哪里?分歧點設置在哪里?”我忍不住——雖然我知道根本看不到——看看自己的周圍,想著這里、那里會不會樹著標明分歧點的旗幟,“那么,比如我此時撓撓臉或者不撓臉,也會造成世界的分歧?”

“在我們已知的范圍里,人的舉止或者很小的動作并不會成為分歧點。如果是那樣的話,世界上就到處是分歧點了。就好像一個程序,充斥著if、switch、else,以及case這樣的判斷語句。話雖這么說,但實際上,我們還不是很明白到底什么樣的事件會讓世界產生分歧。我們知道世界存在分歧,也能把握是怎樣的分歧,但并不明白其中的規律。請回想一下費曼(理查德·費曼(Richard Feynman, 1918-1988),美國物理學家,提出了費曼圖、費曼規則和重整化的計算方法,獲一九六五年的諾貝爾物理獎。)的名言,‘物理學家們是國際象棋比賽的觀眾,他們不知道弈棋的規則,只能觀看比賽,并試圖找出其中的規律’。我們觀測世界中發生的現象,并想找到其中的規律,因為誰都沒有規則手冊。”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青木豐測量技師長。

他毫不介意地繼續說著:“我想您或許也知道,世界是以A、A’、A”復數存在的想法,本來也是從微觀世界量子論中得來的。”

“我不知道。”

“電子呈波形時,在那里的同時也在這里,這是它的狀態。但在我們觀測到的那一瞬間,它停止在一個地方,成為一個顆粒。關于這個,您是知道的吧?”

我不禁感到像被懷疑不懂一般常識般的屈辱。“以前或許知道。”我含糊其辭,“但現在我不知道。”

“在微觀世界里,這樣的事是成立的。而在我們的世界里,電子只存在于固定的某一處。同時它也存在于另一個世界固定的某一處。在我們觀測到之前,電子并不只存在于我們的世界,還存在于另一個世界。理論上是這么解釋的。不過,唔,簡而言之,你理解成平行世界就可以了。”

“平行世界我是知道的。”總算到我至少有所了解的范疇了,我松了口氣。雖然就算說什么平行世界,我所知道的也不過是電影和漫畫里的內容。

“時間上存在著各種各樣的分歧點,從分歧點會分出好幾個世界分支。到這里能理解嗎?不過最重要的,是接下來我要說的。”

“接下來是什么?”我想做筆記了。

“現在在這里的您,最多也只是在世界A里的您,并不存在于A’。就是這一點。”

雖然不是很懂,我還是點了點頭。

上一章:我(青年) 下一章:我(青年)
鸟叔在线客服 9188大乐透走势图 1-33质合公式 七乐彩走势图表近50期带坐标 天津11选5直播 新手炒股快速入门 qq分分彩全天一期计划 pk10 45678套路 股票配资 87足彩官方网站 广东11选5中奖技巧 开个刮刮卡店赚钱吗 2006年七星彩历史记录 山东11选5当前最大遗漏 开米粉店好赚钱 极速飞艇怎么下载 棋牌游戏客户端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