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在五面包圍中(二)

東方  作者:魏巍

郭祥他們快步走到坑道口。

坑道口彌漫著藍色的煙霧,幾個守衛坑道口的戰士正和敵人對擲手榴彈.一時看不清敵人有多少。藍煙漸漸稀薄,才看見十幾個敵人,頭戴亮晃晃的鋼盔,已經爬到坑道口附近。機槍手許福來立時抱著機槍,伏在矮矮的胸墻上向敵人猛掃起來。

誰知機槍剛打了半梭,就有兩顆炮彈落在洞口。它和平常的炮彈很不一樣,噗哧一聲悶響,冒起兩大團黃姻,向洞里涌來。人們頃刻嗆得不住地咳嗽,又流鼻涕,又流眼淚。許福來就暈倒在機槍下了。

“毒氣!敵人放毒氣啦!”

“快戴防毒面具!”

坑道里一片亂喊。郭祥大聲說:

“同志們!不要慌!有防毒面具的戴防毒面具,沒有的,在手巾上尿點尿也行!”

人們紛紛忙碌著。郭祥吩咐人們盡量把防毒面具讓給輕重傷員,一面把衣服脫下來,說:

“同志們往外扇哪!”

大家學著郭祥的祥子,一面堵住嘴,一面往外扇。這坑道有兩個坑道口,本來是通風的,加上大家奮力往外扇風,毒氣也就漸漸散去。只是機槍射手許福來受毒較重。大家連忙把他抬到另一個坑道口的通風處,進行搶救。

郭祥通過步談機向團指揮所報告,剛說了兩句,又聽坑道口喊道:

“參謀長!參謀長!”

郭樣知道又發生了緊急情況,急忙摘下耳機遞給步談機員小馬,山坑道口跑去。

“火焰噴射器!火焰噴射器!”

坑道口的戰士們紛紛往回卷。一股炙人的熱浪迎而撲來。郭祥分開眾人,鉆過去一看,火苗子夾著濃煙呼呼地竄進了洞口。火勢越來越大,頃刻間,整個洞口已被烈火包圍,洞口的木架也熊熊地燃燒起來。有幾個戰士的帽子、衣服已經燒著,紛紛脫下來在地下撲打著。

有好幾個戰士端著槍,急火火地說:

“參謀長!你讓我們沖出去吧!”

“我們跟敵人拼啦!”

“我們不能讓敵人活活燒死!”

“參謀長!……”

疙瘩李的兩個眼珠都憋成了紅的。他不等郭祥發話,就從別人手里奪過一支沖鋒槍說:

“同志們!我帶你們沖!”

“對!往外沖!”

說著,幾個人就要從熊熊的烈火里躥出去。

“不許動!”郭祥拔出駁殼槍一揮,厲聲喊道,“你們還聽指揮嗎?”

幾個人只好收起槍,向后倒退了幾步。

郭祥望著不斷竄進來的呼呼的烈火,冷靜地沉思了片刻,扭過頭說:

“給我一個飛雷!”

一個戰士把飛雷遞過來。郭祥接在手中,掂量幾下,接著,嗖地一聲就投到火堆里。隨著劇烈的爆炸聲,猛烈的氣浪和飛濺的泥土竟把火焰震滅了。這真是人們想不到的,坑道里頓時騰起一片歡聲。有幾個戰士乘勢飛奔到洞口,一頓手榴彈,把敵人趕跑了。

戰士們望著郭祥,帶著幾分欽佩的神情問:

“參謀長!你是怎么想出這個辦法來的?”

“我也就是試巴試巴。”郭祥笑著說。

“這以后有辦法了。遇見火焰噴射器我們就炸!”戰士們高興地說。

郭祥想起疙瘩李剛才那種拼命情緒,對坑道的堅守是很不利的,就把他拉到后邊批評道:

“疙瘩李!你那麥秸火脾氣怎么老改不了哇?”

“我是實在忍不住了。”疙瘩李低下眼睛說。

“干部一急躁,在指揮上沒有不出毛病的。”郭祥說,“同志們在坑道里守了這么多天,本來就滋長了拼命主義情緒,你不去制止,怎么倒領著頭干起來了?”

“俺們山東人,就是這么個脾氣。”疙瘩李嘿嘿一笑。

“哎呀,你這個疙瘩李,”郭祥說,“那諸葛亮還是山東人哪!你打仗是不少,就是不愛多用腦子。你要再不改,我得把你這個小肉瘤兒割了。”

疙瘩李的嘴角邊露出一絲抱歉的微箋,沒有再說什么。

正在這時,坑道口突然響起巨大沉重的爆炸聲。整個坑道都晃動起來。桌子上的蠟燭被震得跳起一尺多高,滾到地上熄火了。洞里一片漆黑。郭祥剛從地上摸索著把蠟燭撿起來,用自來火點著,接著又是一聲巨響……

“參謀長,敵人扔炸藥包了!”通訊員在那邊喊。

郭祥還沒有走到坑道口,迎面撲來一股強烈辛辣的硝煙。靠近最前面的一個戰士,已經犧牲,被人們抬了上來。

濃煙飄散,郭祥看見坑道口被炸得凌亂不堪,下面塌落了一大堆積土。洞口外有十幾個敵人,都夾著大炸藥包,繼續向坑道口匍匐逼進。在他們后邊的塄坎下,站著一個軍官模樣的家伙,一面揮舞著手槍,一面不斷地吆喝著。顯然。他們已經拿出最毒辣的一手:企圖炸塌坑道口,窒息洞里的人們。

郭祥正準備命令機槍手開槍射擊,一個戰士跑上來,嗖地投出了一個手榴彈,手榴彈剛一爆炸,他就從濃煙里沖出去,一連幾個手榴彈,把匍匐前進的敵人打死幾個,其余的連滾帶爬退叫去了。等敵人的機槍開火時,他已經回到坑道里。

“打得好!”郭樣乘機鼓勵了一句;又接著說,“決不能讓敵人再接近坑道口了。”

當他重新布置火力,嚴密封鎖坑道口時,突然坑道口頂上,轟隆轟隆兩聲巨響,坑道口的頂部被炸塌了大半邊.把坑道幾堵塞起來,只剩下桶口那么大的一個小口。緊接著,另一個坑道口發生了更嚴重的情況,炸塌的積土完全把洞口嚴嚴實實地堵塞住了。

由于洞里傷員多,大小便無法及時處理,洞里的空氣本來已經很壞,這樣一來,情況更加嚴重,人們開始感到呼吸困難。被強烈爆炸震滅的油燈,雖然勉強點了起來,但搖搖晃晃像快要熄滅的樣子。在幽暗的燈光下,盡管看不清戰士們的面孔。但他卻感到每一雙眼睛都在注視著他.期待著他……

顯然,情況已經十分嚴重。

在郭祥的一生中,經歷過巨大的政治事變和無數次大大小小的戰斗,有許多次都是瀕臨死亡,而絕路逢生;一次又一次看來是不可逾越的艱險,也總是豁然開朗,柳暗花明。因此,在他心里樹立起個牢固不拔的信念:黑暗孕育著光明,艱險孕育著勝利,不管經過多少曲折,革命總是要前進的。郭祥想道:難道今天遇到的艱險就度不過嗎?難道這么多可愛的同志,就不會有好主意嗎?難道他們身上強烈的光和熱,就刺不破眼前的黑暗嗎?

不,不,今天這條狹窄、陰暗、令人窒息的坑道,正是中朝人民通向光明與勝利的通道,正是要從這里擊碎沉重的閘門,躍上山川明媚的彼岸!郭祥想到這里,信心倍增,嗓音十分洪亮地喊道:

“同志們!不要慌!我們支委會很快會拿出辦法來的。”

郭祥洪鐘一般的聲音,立刻使大家鎮定下來。他從容不迫地走過戰士們的面前,和齊堆、陳三、疙瘩李一起來到他小小的指揮所里。

“馬上要團指揮所!”他吩咐步談機員小馬。

步談機叫通了,郭祥立刻戴上耳機,用平靜的語調說:

“井岡山!井岡山!金沙江向你報告,金沙江向你報告!”

“你門口還有野豬嗎?”是團長略帶嗄啞的聲音。

“野豬爬到我們的頭頂上去了,正在拱我們的籬笆!正在拱我們的籬笆!”

“籬笆拱翻了嗎?”

“拱翻了一點,但不要緊,我們正在準備修復。你們快猛吃猛喝,快猛吃猛喝!”

“好,好。”

時間不大,坑道口的頂部響起炮彈爆炸聲,我們的炮火開始射擊了。此后,每隔兩三分鐘,就打一兩發。大家知道,這是炮兵同志們正用炮彈給自己“站崗”哩。

但是,究竟怎樣排除坑道口的積土,怎樣對付明天敵人對坑道的破壞,必須很快拿出有效的對策來。郭祥掏出他那個舊煙草荷包,正準備同支部委員們作一番研究,機槍手許福來跑來了,看去他的臉色有些焦黃。

“你已經好了嗎?”郭祥關切地問。

“好了,就是胸口還有些難受。”他沒有多談這些,接著說,“現在,有些情況不大好。”

“什么情況?”

“我看有些同志的情緒有問題。”許福來說,“特別是個別干部,對群眾不宣傳,不解釋,跑到一邊睡大覺去了。”

郭祥馬上繃著臉問:

“誰?”

“就是那個有點羅鍋腰的副排長,張順成。”

“馬上把他叫來!”郭祥厲聲說。

齊堆知道,郭祥一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那些在戰場上右傾怕死的,現在一看他動了火,立刻笑著提醒說:

“別急!別急!聽說這個人平時戰斗還很不錯,可能一時情況緊張,有點發懵。”

“可以跟他耐心談談。”陳三也插上說.郭祥紅了紅臉。嘆了口氣,說:

“一不小心,我這老毛病又犯了。好好,你把他找來,”

張順成被找來了。他羅鍋著個腰站在那里,迷迷糊糊的,看去的確不大振作。郭祥擺擺手讓他坐在床邊上,竭力用平靜的語調說:

“張順成!你是不是有點不舒服哇?”

“也……沒有什么。”他吞吞吐吐地說。

“怎么看著你不大有精神呢?”

張順成沒有言語。郭祥又問:

“你是不是覺著我們的坑道守不住了?”

張順成紅著臉,呆了半晌才說:

“也不能說就守不住。不過,咱們的坑道,一天就讓人炸塌了三公尺,這坑道一共才幾十公尺,還能守幾天哪!……再說……”

郭祥瞅著他,等待他說下去。

“再說,別的困難都好克服,人沒有空氣不是要活活地憋死嗎?……”

郭祥耐著性子等他說完,把煙灰一彈,竭力放慢語調說:

“老張呵,你怎么就不從積極方面想問題呢?你光看到敵人把坑道口炸塌了;你就沒看到,這里面還有這么多革命戰士和共產黨員!只要把大家發動起來,辦法總是會想出來的。你先叫困難嚇住了,還能想出什么好主意呢,”

郭祥說到這里,稍停了停,又說:

“張順成同志,你過去在戰斗上是很不錯的嘛!聽說你還立過功?”

“那都是過去的事兒了。”張順成有點不好意思。

“今天,我們就要發揚這個光榮嘛!咱們不是一個營的,也不是一個團的,可咱們都是共產黨員,所以我就‘清水煮豆腐’,給你來個爽口的:你今天可是有點害怕困難哪!”

“只要你們能想出辦法,我也不含糊。”張順成分辯看說。

“現在我們開支委會,不是正在想辦法嗎?”郭祥說,“可是不能光靠我們.還要發動群眾都來想辦法。我看,你回去馬上就召集大家開個會,首先作個自我批評,挽回影響,再發動大家好好地研究一下。有好辦法,你就馬上報來。你看這樣行不?”

張順成點點頭,表示沒有異議。積極的思想斗爭和恰當的批評,使他的精神立刻振作起來,眼睛里也有了光彩。他向支委們又說了幾句保證的話,就轉身走了。

不大一會兒,就聽見張順成在坑道里敞著嗓門喊:

“各班班長集合!開會嘍!……”

郭祥笑了一笑,對幾個支部委員說:

“咱們的第二次支委會也開始吧。首先討論如何排除積土的問題。”

看來疙瘩李接受了郭祥的批評,早有準備,第一個發言說:

“根據響們的人力,一鍬一鍬挖不行。我考慮,是不足把爆破筒埋在積土里,炸它幾家伙;等炸得差不多了,再由人去挖:我看一夜工夫,也就清除得差不多了。”

大家立刻表示同意。郭祥也點點頭笑著說:

“你瞧,疙瘩李一動腦子,辦法不就來了?可是還要考慮一下,如果明天敵人繼續扔炸藥包,怎么對付?”

大家悶著頭想了一會兒,許福來說:

“恐怕要加強坑道口的冷槍射擊,上來一個就打一個。我明天就到坑道口去。”

“不過.敵人要從兩邊接近,照樣能爬上坑道口。”疙瘩李皺著眉頭,撫摸著他左額角上的那個小肉瘤說。

“爬上坑道口不怕,”陳三說,“有炮彈給咱們站著崗哩!只要跟炮兵取好聯系就行。”

“那總是有空子的。”郭祥見齊堆一個勁兒地悶著頭抽煙,就說,“齊堆!你這個小諸葛怎么倒成了沒嘴兒葫蘆了?”

齊堆把煙蒂一丟,用腳踏滅。

“我琢磨了一個辦法,不知道行不。”他笑著說,“今天夜里,咱們把積土清除了以后,接著就在坑道口外面挖一個深坑,再順坑道挖一個陡坡。這樣,敵人投的炸藥包,就會滾到坑里去,也就炸不著咱們的坑道口了。”

郭祥沉吟了一陣,說:

“行!這辦法行!……不過,還有一個基本問題需要解決。”

大家靜靜地望著郭樣。他把那個大喇叭筒猛抽了兩口,噴出一股濃煙來,然后接下去說:

“坑道工事一出現,咱們就研究過:它不是為了單純防御,更不是為了保命;我們必須把它當作依托,來更有力地打擊敵人,消滅敵人。剛才那些辦法都好,就是還要想一想:怎么變被動為主動,怎么貫徹積極的戰術思想,給敵人更大的威脅!”

他沉了沉,隨后又說:

“我的想法是:除了清除積土,挖坑以外,是不是在坑道口兩側修上兩個地堤,把斗爭的焦點推到坑道口外,使敵人根本無法接近坑道口。下一步,根據情況發展,再派出小組去襲擊山頂上的敵人,破壞敵人的野戰工事,使敵人白天黑夜都不能安生。這對我們大部隊的反擊就更有利了。”

大家對郭祥的意見都表不贊成。張順成也進來了,把戰士們討論的結果作了匯報,又提出幣少具體辦法。大家立刻動手干了起來。經過一夜緊張的勞動,坑道口打開了,積土清除了,坑挖起來了,兩個地堡像兩個大牛犄角似地伸到了坑道口外。齊堆、陳三當夜回到二號坑道,也根據統一布置,加強了坑道口的防御工事。

第二天.敵人對兩個坑道口各使用了一個連的兵力瘋狂進攻。這一天我們的炮兵打得非常出色。因為坑道口的步兵隨時給他隨時指示目標.修正偏差,那些炮彈就像長了眼睛似地專往敵人的人群里鉆。有的敵人剛一集結,就被扣掉了一半。剩下的敵人,向坑道口逼近時,又遭到地堡里火力的殺傷。這一天,在一號地堡里隱伏著機槍手許福來和幾個特等射手,將近有40名敵人夾著他們的炸藥包躺在地堡前長期休息了。偶爾落到坑道口的炸藥包,也滾到齊堆設計的深坑里……

夜坐,郭祥剛宣布要組織出擊小組,人家就搶先報名。張順成拼命地擠到最前面說:

“參謀長!參謀長!你就讓我去吧!”

郭祥很能理解張順成此刻的心情,望了望大家,笑著說:

“我看,你們就讓給老張吧!”

下半夜,乘敵人警戒疏忽之際,張順成帶了兩名戰士躍出洞口。不到半小時,就勝利歸來。除了炸毀山頂上敵人兩座地堡外,還帶回了兩挺機槍和三支步槍。當他把這些戰利品交給郭祥時,臉上出現了幾分寬慰的笑容……

上一章:第十一章 在五... 下一章:第十三章 在五...
鸟叔在线客服 最正规的棋牌排行 极速11选5 开心棋牌是真的吗 波西米亚时光赚钱攻略 双色球杀蓝球汇总 江苏十一选五怎么玩 老易发棋牌官方下载 代还信用卡公司赚钱吗 双色球历史号码查询 安徽十一选五查询 现在做啥能赚钱 双色球输号码查询中奖 宁夏11选5预测 有什么转qq空间赚钱的app 泳坛夺金283 杰克棋牌输了十多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