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古爐  作者:賈平凹

忙活了幾天,人累得脫了幾層皮,地里的麥子大部分都割倒了,成捆的麥樁子運回來壘在打麥場邊,就又一撥一撥攤曬著,牛套了碌碡來碾。碾過一遍,起了麥草,用木檔把麥粒壅到一塊,再攤開碾二遍三遍,又是起了麥草把麥粒壅了,麥粒堆得像個大墓,婦女們都回家做飯,男人們留下來等有了風揚場。

等了一個時辰,沒有來風,男人們也回家吃飯,吃過飯返到打麥場,還是沒有來風。狗尿苔在麥地里割麥時,他和牛鈴是負責把割倒的麥用繩子捆成樁子供大人們往回背,然后他倆再在麥茬地里撿拾一遍遺落的麥穗。在打麥場上了,他又是和牛鈴去牛圈棚拉牛,把牛拉來再套上碌碡。老順和磨子吆牛碾場,牛常要拉屎,狗尿苔就拿個竹笊籬,牛鈴端個葫蘆瓢,立在場邊。每每牛的尾巴一乍,老順或磨子喊:接尿!牛鈴就過去接了。再喊:接屎!狗尿苔把竹笊籬接在牛屁股下,牛在走著,他也在走著,有時接上了,有時牛屎拉在麥草上,他只好用手(扌歪)著牛屎然后扔到場外。人們并不覺得這有啥不好,說:牛屎有啥臟的?狗尿苔當然也不覺得臟,用麥草擦擦手,說:誰現在給我個蒸饃,我不擦手都拿著吃。老順說:你想了個美!現在,等不來風,大家都在場邊的樹下了,或坐或臥,斜三歪四,說這話,說那話,這這那那的話全說了。大人們說話,牛鈴插了幾句嘴,他話插不到而又愛插嘴,結果和跟后吵起來,挨了跟后一巴掌。狗尿苔學乖著,只聽不說,聽著又覺得沒意思,趴在那兒看場邊的那還沒有解繩的麥捆樁子。麥捆樁子有三個一簇的,兩個一簇的,也有單獨立栽在那里的,狗尿苔原先以為豬狗雞貓在一搭了說話,鳥在樹上說話,樹和樹也說話,但他還不知道麥捆樁竟然也在說話。它們說的什么,聲音沙沙沙地,他聽不明白,卻從它們的神氣上能看出那個單獨立栽的麥捆樁子在罵兩個一簇的其中一個,好像那其中的一個本是和它在一起的,現在卻和別人在一簇了。它拿了麻雀去擲打,擲打過去一只,又擲打過去一只,三個一簇的麥捆樁子就笑得倒下去。狗尿苔還要看這一場糾紛,有人就喊:狗尿苔,火呢,那火呢?!狗尿苔當然是帶著火繩的,但因為在打麥場,一直沒有點燃,這陣應聲點了,跑去給這個對火給那個對火。一會又有人喊著:狗尿苔,水呢,那水呢?!狗尿苔又拿了桶去泉里提水。古爐村泉水好,冬夏都可以生喝,把水提來了,卻仍有人說:誰說要喝竹葉茶的?誰說的,咹?!狗尿苔覺得火呀水呀離不得他,這個時候也正是他給大家賣好的事,就不累,也耐得煩,明知他們還想讓他去采些竹葉子放在水桶里故意在激他,他說:要喝就喝竹葉茶,我給摘竹葉去!牛鈴很不高興,低聲說:你這積極的,晾我!狗尿苔是故意要晾牛鈴的,便一路小跑去了長寬家屋后,那里有一片竹子。

但是,天布卻著急,讓迷糊去揚幾木锨,試著麥糠能不能揚凈。迷糊去揚,麥粒和麥糠一起揚上去,又一塊落下來,還是揚不成。太陽把樹影子轉了個位,樹影下的人也挪了挪地方。馮有糧說:樹梢子不動么,得乞風呀!大家說:是得乞風!往年天旱沒雨,或者沒風揚不成麥的時候,會乞風的是長寬他大,長寬他大一死,好像滿盆曾經跟長寬他大學過,但滿盆今年病了。天布就讓馬勺和行運去背滿盆。

把滿盆背來,滿盆覺得大忙天他卻躺在炕上,有些不好意思,就使勁拍他的腿,說這腿不是他的腿了,他覺得他就沒有腿。但他看了打麥場卻又忍不住指責麥捆樁子不能壘在東邊場頭,那里地勢低,下雨了咋辦?那碾場的碌碡怎么只有兩架呢?揚不成麥可以先把碾過的麥草堆集子么,怎么就硬坐著等風呢?天布說:你說的對著的,但現在急著要風,你給咱乞風。滿盆說長寬他大教過他乞雨,沒教過他乞風呀。天布說:能乞雨肯定也能乞風。滿盆說那我試試,但得找一個三代單傳的圣童呀。人們扳了指頭數,古爐村姓夜的沒有一家一代里單傳的,而姓朱的戶數多,有單傳的卻也沒三代單傳的,即便一代兩代的,不是這戶人家已死絕了,就是已經結了婚或年紀又太小。田芽說:狗尿苔是圣童,叫狗尿苔去!麻子黑說:狗尿苔算三代單傳?禿子金說:你知道狗尿苔的大是誰,爺是誰?說不定真三世單傳的。麻子黑說:那也說不定不是三世單傳。禿子金說:你就認死理!哄哄天么。長寬說:天敢哄?!

狗尿苔就這樣做了圣童。滿盆讓狗尿苔站到場地中央了,說:圣童!狗尿苔沒吭聲。滿盆說:我叫你圣童你要應聲的。狗尿苔說:我是狗尿苔。滿盆說:你現在就是圣童!場邊的麻子黑說:他當不了圣童么,出身不好能當圣童?!田芽說:你見過天下雨有沒有把四類分子家的自留地空過?場中央,狗尿苔說:哦,我是圣童!那你重叫。滿盆重新叫:圣童!狗尿苔大聲應道:哎!其實,狗尿苔知道乞風的孩子扮的就是圣童,他是故意要讓打麥場上的所有人都知道他現在是圣童。他抬頭往場邊看,尋找牛鈴,而牛鈴在掀開懷捉虱,牛鈴今日倒霉,心生嫉妒,偏沒有朝這邊看。天上有紅云,一疙瘩一疙瘩的,又都從里向外一層層綻,像是開了玫瑰花。樹上有好多鳥,它們并不是來吃麥粒的,只是要唱歌。還有狗,有老順家的狗,有灶火家的狗,有行運家的狗,狗都在笑,笑的時候尾巴在搖。還有一只瓢蟲,極快地扇著翅膀飛來,像是一個很小很小的星星劃了過來。晚上天上劃流星,流星肯定也是有翅膀,扇動得太快,那翅膀就看不見了。滿盆說:頭不要胡擰,看棒槌!場中央的那里掃凈了,立著個棒槌,在棒槌上撒上了鹽,在頂部又放著一個瓷碗,碗里燃上三炷香。滿盆被人扶著來點了香,狗尿苔就趴在地上要看棒槌上的鹽是不是溶化?瓢蟲一直還停在袖口上。狗尿苔看著鹽,鹽沒有溶化,太陽卻曬得頭皮疼。疼他能忍住,但疼過了卻癢,像是麥糠鉆在衣服里,像脖子里放上了癢癢樹的皮,他受不了癢,一只手就要去搔頭。滿盆說:不要動!狗尿苔不動了。滿盆就坐下來開始嘰嘰咕咕念叨。滿盆臉發白,在太陽下白得如同糊了紙,汗很快從額顱上流下來,流到了鼻子,又流到下巴,在下巴上結了珠子,一顆一顆往下掉。狗尿苔聽不清滿盆在念叨什么,而這時覺得頭皮不疼也不癢了,繃得很緊,像用泥巴抹了一層。膝蓋卻烙得難過。不能動,不能動。膝蓋上沒有褲子了,沒有肉了,膝蓋就是骨頭,跪在鐵板上,跪在釘子上。鹽慢慢在溶化,狗尿苔的汗就流到眼里,眼睛看著鐵栓棒槌也模糊了。終于他說:鹽消了!滿盆停止了念叨,也看了看棒槌,說:鹽消了!打麥場上的人都叫起來,所有的狗也在叫,樹上的鳥嘩地離開了樹像一塊閃動的被單落過來,田芽在喊:鳥吃麥呀,快吆!人們拿了掃帚權耙木锨朝空中趕,鳥群并沒有落下來,被單一閃,卻又飄走了。滿盆說:圣童起_來。但狗尿苔已經站不起來,是長寬過來把狗尿苔抱了放到樹蔭下,狗尿苔還是那個趴著的姿勢,像個蛤蟆。

到了半下午,果然天上起云,云把太陽遮了,屹岬嶺上生了霧。屹岬嶺上生白霧,不是風就是雨,風是來了,風來了會不會雨也乘風而來?謝天謝地啊,雨終究沒有下,風也不是大風,悠悠吹,正好揚麥。男人們排成一行,木锨把麥粒揚得特別高,要揚到天上去,人好像在說:把麥貢天,把麥貢天!麥粒從半空又落下來,雨一樣的,好像天在說:麥留給人,麥留給人!麥糠斜著飄,麥粒垂直落,麥粒堆子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人們都是渾身汗水,麥糠沾上去像有嘴,咬得臉紅脖子紅,婦女們用帕帕捂嚴了頭,男人們卻在脫,脫光了上衣。迷糊的筋條一根一根凸著,肚皮子很薄,能看到里邊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半香說:你把飯吃到哪兒去了?迷糊說:就是沒啥吃才瘦成這樣的么。半香說:都是生產隊一桿秤分糧哩,誰比你多分了?你看看老順,比你歲數大,也不至于是副排骨!迷糊說:老順吃來回哩,我吃誰?半香說:你想吃誰哩?大家就哈哈地笑,說:吃他自己的手哩!迷糊反不上話來,去桶里喝水,霸槽卻在那里用瓢喝,一口一口在喝,迷糊說:霸槽,你又不是禿子金,這熱的了也捂個帽子?霸槽冷冷地說:我有么,我不捂?!迷糊斜扳了桶去喝,聲大得像牛飲,還噎住了。

一直到了天黑多時,麥子總算揚凈了,人人已餓得前腔貼了后腔。但明日干什么,是先收割后塬上那十八畝地里的麥,還是再把前河灘地里割倒的麥背回來碾打,而且,前河灘地里麥誰去看守,打麥場上的揚出來的麥粒誰又看守,那揚出的麥糠是先堆在場邊還是運到牛圈棚去存起來給牛做飼料,這些活都得安排。天布說他和磨子商量商量,而讓迷糊、跟后晚上就睡在打麥場上,現在先回去做了飯吃,吃了飯來了大家再收工。牛鈴過來搖著狗尿苔說:你膝蓋還疼不,你以為當圣童贏人呀,讓我去跪那兒我還不去哩。狗尿苔說:不敢搖,一搖我眼前都是火星子!又說:你晚上敢不敢去前河灘地看守麥去,你要去,咱倆給天布說說。牛鈴說:前河灘地有鬼哩,田芽大白天頭往沙里鉆哩,晚上才害怕。狗尿苔就去把善人拉到一邊,悄聲說話。

狗尿苔說:我想問你個話哩?善人說:啥話?狗尿苔說:你說這世上有鬼嗎?善人說:有呀。狗尿苔說:鬼在哪兒?善人說:你想看鬼呀,想看鬼,幾時我讓你看。狗尿苔說:還真有鬼,那咋看哩?善人說:半夜里你坐在十字路口,用白紙包住腳,頭上頂一張白紙,紙上放一塊草皮,草皮上點一炷香,一會兒鬼就來了。

狗尿苔原以為善人在嚇他,沒想善人認認真真給他說,狗尿苔就害怕了,才要過來對牛鈴說不要請求晚上去前河灘地看守割掉的麥子,牛鈴卻在遠處和麻子黑吵了起來。牛鈴在麻子黑穿衣服時看見了那枚像章,突然一把抓了就走,被麻子黑拉住又奪了過去,牛鈴就說那像章是我的,罵十個麻子九個怪,一個不死都是害,麻子黑扇了一個巴掌,說:你再罵,看我把你舌頭抽出來!眾人就拉開了牛鈴,麻子黑卻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給鐵栓說:鐵栓,晚上咱去前河灘看守麥去,你給咱弄一瓶酒!

狗尿苔沒有過來安慰牛鈴,甚至有些幸災樂禍。他去場邊樹下取了那節火繩裝在懷里,又去收拾水桶,就在剛把桶里剩水倒出來,乜眼看牛鈴時,卻無意間發現提前要回去做飯吃的迷糊并沒有從場邊拿了他的木锨離開,而是從麥粒堆上走過來,在麥粒堆上還踩了一下,麥粒就埋沒了鞋,然后晃著身子走出打麥場。狗尿苔知道這是迷糊在偷生產隊的麥子,那么大的鞋,回去能倒出半斤麥粒吧。

哎。哎。狗尿苔叫了兩下,當大家都看著他時,他又不叫了,灶火問:哎啥哩?狗尿苔說:一個螢火蟲!是有一只螢火蟲,而且很快有了無數個螢火蟲,這些蟲子飛著卻帶著一盞燈自己給自己照路。狗尿苔在心里罵著迷糊,猛一揮手,螢火蟲就掉在地上,連續捉了三只,去場邊的六升家廁所墻上爬著的南瓜蔓上摘了一朵南瓜花,把三只螢火蟲裝進去,做成了燈籠,花燈籠就發著粉紅紅的亮。六升家的房子擋住了升上來的月亮,打麥場中間的木桿上掛著了才點起的汽燈,光也耀不過來,廁所那里黑乎乎的。狗尿苔就提著花燈籠,他覺得打麥場的人看不見他,肯定能看見花燈籠,他們要疑惑空中怎么無牽無掛地有了一個大的光團,但他們哪里就曉得這是他提著花燈籠!

遺憾的是誰也沒朝六升家廁所這邊看。

場上的人開始把碾出的麥草在那里堆麥草集子,堆起了兩個,都累得張著嘴,可憐得像河里撈出的魚。狗尿苔又回到了場上,卻發現幾乎所有歇下的,并不是坐在場邊的碌碡上,他們從麥草集子那兒過來坐在了麥粒堆上,或者在麥粒堆上躺下伸懶腰。三嬸坐下后在腰里抓癢癢,順手將一把麥粒放在了褲腰里。上了年紀的婦女都是扎了褲管的,在褲腰里塞進什么都不會漏下來。連三嬸都是這樣,狗尿苔驚訝著,也估摸所有人恐怕多多少少都在偷拿生產隊麥粒,他慶幸著自己在迷糊走時沒有揭發。

人們在等著迷糊和跟后吃完飯來,就罵狗日的在家吃啥山珍海味哩到現在還不來!婆是一個下午都貓了腰在掃揚下來的麥糠,歇下了就腰疼得厲害,她讓狗尿苔給她捶背,狗尿苔悄悄說:婆,他們都偷麥哩。婆擰了他的嘴。狗尿苔又說:真的偷哩!婆把他的嘴用手堵嚴了。

狗尿苔沒有再說,但心里總是不甘:他們為什么就都偷生產隊的麥粒,平日人模狗樣的大人竟然還是賊呀!怎樣才能使他們暴露偷麥粒的事,又不讓他們知道是他狗尿苔干的,狗尿苔的小算盤在腦子里撥拉著,卻撥拉不出個名堂。

迷糊和跟后終于來了,大家就罵:跟后你是不是和你媳婦又干事了,這么長時間?跟后說:我老婆把腳崴了,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大家說:干那事又不用腳,聽這話,狗日的真是干了。跟后說:干了就干了,干了能解乏么。大家就撲過去打跟后,跟后跑開了,又罵迷糊:人家有老婆哩,你也耽擱恁長時間?迷糊說:我吃了飯得上廁所呀!又遭一頓罵:你一吃就屙呀?你屙井繩哩?!一陣子說笑作踐,人們的精氣神兒又恢復了,都往回走。狗尿苔和婆最后離開打麥場,看著黑黑的巷道里,前邊的人都小心地邁著步子,但又都嘻嘻哈哈著,狗尿苔氣又來了,突然變了個聲調,大喊一聲:狼來啦!前邊的人猛地聽見說狼來了,全撒腳就跑,踢哩咣啷亂響,有人就絆倒了,有人在叫:鞋,鞋,我的鞋!慌忙在地上摸,摸著了或摸不著又跑。婆在那時也受了驚,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卻在喊:平安!平安!狗尿苔應著:哎!哎!忙過去把婆往起扶,悄聲說:沒有狼,是我喊的。婆在黑暗里捂住了狗尿苔的嘴,恨著說:你,你,嗯你!狗尿苔被捂得出不來氣,心里卻在笑:偷么,偷么,咋不偷么?!想著明日一早支書或者天布他們看見巷道里撤了這些麥粒,要調查這是怎么回事那就有戲看了。

但是,第二天早上,支書和天布并沒有發現這條巷道里撒下來的麥粒,他們壓根兒沒走這條巷道,而村里也沒有任何議論。狗尿苔來到巷口,只看見幾十只雞在那里啄食,它們興高采烈,一邊啄一邊交談。狗尿苔還是笑笑,覺得脖子上癢,手一拍,嗡地一下,飛起一只蚊子。這么早就有蚊子啦?看手時,手心一攤血。原來叮他脖子的是兩只蚊子,一只讓他拍死了。那飛開的蚊子站在墻壁上,說:那是你的血你拍哩?!

上一章:27 下一章:29
鸟叔在线客服 股票有多少散户是赚钱的 干干干什么赚钱最 梦幻西游手游什么角色赚钱 搞同城配送赚钱吗 贴隔热安全膜赚钱吗 龙魂时刻赚钱途径 拖拉机改装铲车赚钱吗 腾讯云起书院赚钱吗 塞尔达卖什么药水赚钱 ip代理 赚钱app 潘达利亚宝藏赚钱 宁波 手工活在家赚钱 搬运什么视频可以赚钱 商品期货公司怎么赚钱 大理石加工赚钱不 做房子装修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