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李自成  作者:姚雪垠

在攻城開始之前,紅娘子就將她的老營從五里鋪移到城西門外二里遠的一個小村莊里。雖然紅娘子和李侔知道河南巡撫李仙風和副將陳永福帶著兩三千人馬正在黃河以北“征剿”小股起義部隊,開封的兵力只夠守城,頂多只能夠抽調一兩千人馬來救杞縣,但是他們還是小心謹慎,一方面派出幾批探馬沿著通往開封的大道打探是否有官兵前來,一直到陳留城外。另一方面在韓崗與杞縣之間留下三百多名精銳騎兵,以備萬一。倘若開封有官兵來救杞縣,這一支騎兵就一面抵御,一面在高處放火告警,同時派飛騎稟報老營。

李信一走進紅娘子所在的小村莊,看見軍容整肅,戒備嚴密,不覺心中稱贊。在老營堂屋里的一堆木柴火旁邊坐下以后,李信聽了紅娘子告訴他開封官軍空虛情形和自家方面的防備部署,更佩服紅娘子這次來攻杞縣真正可以稱得是膽大心細,考慮周全,不禁心中贊道:“多么難得的一員女將!”他看見紅娘子比二十天前同他見面時消瘦多了,只是眉宇間仍然英氣勃勃;兩只大眼睛的眼白上雖然有不少血絲,但仍然精神奕奕,顧盼間光彩照人。近來在杞縣紛紛傳說他曾經被紅娘子擄去,強嫁給他,全是謠言。實際上他對紅娘子是十分尊敬的。今天夜間,他第一感激紅娘子救他出獄;第二明白紅娘子的消瘦是為他的下獄擔憂操心,更加上為救他而日夜行軍;第三看見紅娘子雖是女子,在做事上卻十分有才干,使他不能不在心中又增加許多敬意。李信肚里有許多對紅娘子贊揚和感激的話,此刻卻都說不出來,僅僅笑著說:

“這幾天你很辛苦啦。”

紅娘子笑著回答說:“只要把公子從監獄救出來,這點辛苦算得什么!”

“你同德齊是怎么遇到一起的?”

李作代替紅娘子回答說:“我在開封拜托了親戚、世交、同窗好友,向各衙門說情,同時也遞上申訴狀詞,但幾家同我們為仇的鄉宦巨室必欲將哥置于死地而后快。我們愿意在衙門里花五千兩銀子,他們就愿意花一萬兩;我們愿意花一萬兩,他們就愿意花二萬兩。各衙門看人家錢多勢大,在北京也有靠山,自然就聽了人家的一面之詞,硬說哥假借賑災之名,煽動饑民叛亂,又說哥同紅娘子怎么怎么……”

紅娘子的臉頰一紅,吐了一句:“盡是放屁!”

李作接著說:“我們的親戚、世交、同窗好友,有的想幫助沒有大的力量,有的一聽說這案子與紅娘子有關,也不敢仗義執言。我正在走投無路,恰好紅娘子差的一個人夜里到菜根香鋪子里見我……”

紅娘子接著說:“我在楊山一帶聽到大公子入獄的消息,大吃一驚,立刻差人分頭來杞縣和開封打聽實情。那去開封的人是個老江湖,很會辦事,能隨機應變,眨眼就是見識。他到了開封城內,打聽出大公子確實在杞縣入獄,罪名不小,又打聽到二公子在開封奔走營救,已經花了幾千兩銀子,仍是苦無辦法,十分著急……”

李侔接著說:“這個人,哥也見過,是紅娘子那里打鑼的老王。他在二更后跑去見我,勸我去同紅娘子一起商議辦法,不要再指望官府,誤了哥的性命。他還告我說,紅娘子為著要就近打探消息,準備隨時救哥出獄,在打發他動身來開封時,也跟著堰旗息鼓,暗暗將人馬開到商丘西北。我聽他這么一說,喜出望外,真有點兒像‘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第二天五更,我就帶著幾個仆人、家奴,出了宋門。我一出宋門,忍不住在馬上落了幾點淚,在心中發誓說:我李侔從今天起,就同姓朱的昏暗朝廷割斷情義,寧肯從此造反,拋棄祖宗墳墓,也要攻城劫獄,不讓哥無辜屈死于貪官污吏、鄉宦豪紳之手!”

紅娘子接著說:“打鑼的老王帶著二公子在商丘西北鄉找到了我。俺倆的看法完全一樣,都認為只有破開杞縣才能夠救出公子。可是我只有一千多人馬,真正能打仗的不過一千掛零。硬攻城,怕不容易。萬一攻城不克,公子死得更快。我同二公子一合計,決定不用硬攻,先暗中聯絡城中饑民,里應外合。恰好我派往杞縣打探消息的人也回來了。他說,自從大公子下到監里,城中和四鄉百姓人人不平,有很多人摩拳擦掌,恨不得殺掉狗知縣和那些陷害公子的鄉宦豪紳,打開監獄,把公子救出。窮人一提起公子就說:‘人家李公子救活過咱們。人家如今落難,死活難說,咱們不能夠坐視不理!’窮百姓中的事兒我清楚:大家痛恨朝廷,痛恨官紳大戶,生計無著,正想造反,搭救你李公子就成了一個好因由。窮百姓們的積憤好像大堆干柴,只要暗中一點,火就會大燒起來。二公子說:‘民心可用,機不可失。’我說,‘二公子,串通城中饑民內應的事兒,你派個妥當人兒去辦吧。’二公子派人一辦,果然辦成,神速之極,真像是干柴點火。縣太爺的耳目雖多,竟一直坐在鼓里!”

李侔說:“我叫一個機靈得力的仆人回到杞縣城,找他自己的窮親戚、朋友,神不知鬼不覺,暗中串連,十分順利。”

紅娘子說:“城中串連順利,果然不出所料。尊府的那個仆人去了兩天,我同二公子約莫城里已經串通好了,就率領人馬暗中出動。直待到了韓崗,才打出我的旗號,向百姓聲言要破城救李公子,還說要殺貪官惡吏,打開監獄放犯人,打開糧倉救饑民。我的天!你不會想到,窮百姓個個歡喜,老弱婦孺爭著送茶水,送草料,年輕人都想跟著攻城。我怕人太多了,烏合之眾,沒有軍紀,好壞不齊,倘若有人進了城隨意放火打劫,奸淫婦女,亂殺良民,可不是糟了?我紅娘子原是個踩繩賣解的,吃的江湖闖蕩飯,做的東西南北人,到處受人欺侮,如今造了反,人家怎么看我,我自己心中有數:說得文雅一點兒是巾幗綠林,說得不好聽一點兒是女響馬、女賊。攻破杞縣,有人不遵軍紀,擾害了城中百姓,就是違背我紅娘子的起義宗旨。再說,”她笑了一下,“大家罵我紅娘子還不要緊,叫大家罵你們兩位公子,何苦呢?所以我堅決不叫窮百姓都隨我攻城,只在城外挑選了不到五百人,夾在我的人馬中間。我還向他們一再言明,有人敢拿百姓一針一線的,只殺勿赦。在五里鋪停留了一個時辰,一則重新向全軍嚴申號令,二則分派人馬,三則等待二公子派人回李家寨去叫尊府上的奴仆和家丁來到。五里鋪左近百姓,紛紛替我們綁好云梯,又把十來架云梯抬到城河邊。我知道這些云梯用不上,也不在意。看看,你李大公子一人有難,萬人出力。謝天謝地,你出獄了,我的這出戲也唱完了。下一步怎么走,聽你的將令。”

李信正待說話,飯端上來了。每人滿滿的一大碗芝麻葉糊湯雜面條,另外一碗生調蔥花青蘿卜絲,一小碟辣椒汁兒。盡管冬天夜長,天也大亮了。在吃著糊湯雜面條時,本來還要商議下一步怎么辦的重大決策,但是城里連來兩趟人,向紅娘子稟報說城里開始放賑,四郊饑民擁擠在城門口,都要進城領賑糧,已經發生了踏傷婦女老弱的事,又稟報說也有人趁火打劫,已經在十字街口斬首示眾。另外,從陳留附近回來的探馬稟報,說開封到陳留一段路上尚無官軍影兒,但謠言很多,說陳永福在開封南門外校場點兵,很快就會帶人馬前來杞縣。紅娘子一面聽各方稟報,一面連二趕三地吃糊湯面。她吃完兩大碗,又添半碗,飽餐一頓,然后站起來說:

“兩位公子好生休息,我到城里瞧瞧去。等把事情安排停當,我就馬上回來。”

李俊說:“你連日辛苦,很少睡眠。你休息,讓我進城照料。”

“你難道不是同我一樣?你們都抓緊這個時機休息一下,哪怕是只合合眼皮兒也好!”

紅娘子說過以后,頭也不回,提起馬鞭子走了出去。只聽見大門外一匹戰馬短促激昂地叫了一聲,噴幾下鼻子,跟著是一小隊騎兵的馬蹄聲向縣城西門響去。

“德齊,你看下一步如何辦?”吃畢糊湯面條,李信向他的兄弟問。

“只有毀家起義一條路,別無他途。”

李信點點頭,語氣沉重地說:“只好如此。事既無可挽回,我們只好忍痛拋棄祖宗墳墓,甘做不肖子孫。”停一停,他又苦笑一下,自我解脫說:“好在我只是名中乙榜①,并未一日為官,食君之祿。你同紅娘子可曾談下一步如何走?”

①乙榜--中舉俗稱“中乙榜”。

“我們只想著如何救哥出獄,別的沒有多想。有些重大題目,等紅娘子從城里回來,自然要趕快商定。聽紅娘子口氣,似有擁戴哥做主帥之意。”

李信在心中暗吃一驚,半天沒有做聲。李作同紅娘子破城劫獄,使他只得隨著大家造反,已經是他始料所不及,在思想上很被動,更沒有料到紅娘子要擁戴他來做主帥。作為一個大家公子,平日過著奴仆成群、一呼百諾的生活,又加上在文武兩方面都自視不凡,也被朋輩所稱道,他自然不能隨便地屈居人下,要造反他當然自做首領,不能聽紅娘子的將令行事。然而目前有種種原因使他不愿做主帥:第一,是紅娘于救他出獄,他不能一出獄就接替了紅娘子的主帥地位。第二,紅娘子的手下已經有一千多可以隨她出生入死的部下,尤其那做頭目的都是原來賣解班子中的舊人,而他兄弟倆來到紅娘子軍中畢竟是居于客位,并無根基。第三,目前群雄并起,長江以北,直至哉輔,烽火遍地。他現在同紅娘子孤軍新起,人馬很少,又在豫東平原,很難站穩腳跟。第四,長期以來,他雖然對朝廷的各方面行事都很不滿,但是僅限于在思想中,偶爾也在口頭上評議朝政,從沒有起過反對朱姓皇統的念頭。近一兩年他細察時勢,也看出來明朝有不少亡國跡象,但是他從沒有想到推倒大明的江山會有他插手。現在他剛剛被迫走上背叛朝廷的道路,忽聽李侔說要擁戴他做這一支起義隊伍的主帥,使他的思想和感情又一次猛然震動……在片刻間,他陷入一種極其復雜、矛盾的心理狀態,低頭不語,雙眉緊皺。

李作催問:“哥,你如何決定?”

李信又沉默片刻,忽然說:“此事萬萬不行!德齊,紅娘子是巾幗英雄,你大概也看得明白。在目前,我們只能擁戴她做主帥才是道理。”

李侔說:“經過破杞縣這件事兒,我更加看出來紅娘子確實有勇有謀,不愧是巾幗英雄。就拿這次來搭救哥出獄說,她不是從碭山把人馬直然向西南拉到睢州境內,而是拉到商丘西北,靠近黃河①,為的是不引起杞縣城內注意;縱然官府知道這是她紅娘子的人馬,也只以為她打算往河北去,回她的家鄉長垣。從商丘境出發來攻杞縣,本來是從東方來,攻東門、北門最便。可是她故意兜個圈子,先到韓崗附近,截斷通往開封的大道,然后進攻西門。我起初不明白,她為什么向我提出要兜圈子從韓崗附近轉來攻杞縣城。她說:‘要是咱們從東面或北面去攻杞縣,萬一知縣這狗官在我們攻開花縣之前,命人把大公子捆在馬上,押解開封,咱們就抓瞎了。即令咱們兵臨城下,狗官還是會想辦法悄悄地把大公子解往開封。咱們的人馬不多,萬不能把杞縣的四面團團圍住!咱們先到韓崗和杞縣之間,就使他不敢起這個念頭。’像這樣思慮周到,膽大心細,確實令我敬佩。”

①黃河--當時的黃河是從開封的北邊向東偏南流,經過商丘城北三十里處的丁家道口。

“所以……”

李信一言未了,那個派去李家寨給湯夫人報信的仆人恰好回來,遞給他一封書子。李信拆開一看,臉色陰沉,將書信交給李侔,心情沉重地背著手走出大門。

李信走到村邊,看見紅娘于的人馬從城里押運糧食、財物回來。騾、馬、驢子、牛車、馬車、手推的洪車和平頭車,一齊使用,在大路上絡繹不絕。男女老少百姓在村邊站了一大堆,向大路和城邊觀望,紛紛地小聲議論。他們一認出走到村邊來的就是李信,便將他圍了起來,十分親熱,問長問短。李信剛才走近眾人的背后時,仿佛聽見有人在談論李闖王的什么事,現在便趁機向他們詢問:

“你們聽說李闖王現在何處?有些什么消息?”

老百姓立刻告訴他許多傳聞,說李闖王從上月中旬來到河南,先到南陽府境內,一路向北,眼下已到了河南府境內,到處攻破山寨,打富濟貧,救活百姓,十分仁義;又說饑民爭著投順闖王,連舉人秀才也都跑去投順。李信問舉人中誰人投了闖王。大家卻說不清姓名,只說確實謠傳有舉人投了闖王,很被重用。李信問李闖王眼下有多少人馬,百姓們有人回答說有十幾萬,有人回答說有七八萬,雖無準確消息,卻是異口同聲,都說李闖王的行事與從前所知道的眾多農民起義首領大不相同,比官軍強似百倍,顯然是一派奪取天下的氣象。百姓們的這些談話深深地震動了李信的心。他沒有料到自從他下獄以后短短的半個月中,豫西局面發生了如此重大變化。同百姓們又談了幾句話,他懷著很不平靜的心情走進村里。

從城里運來的糧食和各種財物都堆放在村莊中的打麥場上,有一個小頭目帶著十幾個弟兄負責看守。李信看了一陣,想著這些糧食和各種財物都堆在這里很不妥當,萬一陳永福真的已回開封,很快帶兵前來,或者有別方面風吹草動,紅娘子既要迎敵作戰,又要把堆積如山的糧食和財物運走,倉猝之間很不好辦。于是他回老營去找李作商量。

李侔坐在自柳木靠背小椅上,后腦和脊背靠著土墻,呼呼地打著鼾聲,手中還拿著那封字體雖然潦草但十分娟秀的書信。李信沒有驚動他,把書信從他的手中抽取出來,坐在火邊的小椅上,重讀一遍。他的妻子在書信中寫道:

自道家難,日夜憂苦。洗面之淚難于,刺骨之恨何深。縱然百般奔走,營救無門;坐看群兇鷗張,殺人有路。覆盆之下,呼天不應。妾真不知尚有與夫君再見之日,惟思死為厲鬼,以報此仇。

數日前有仆自汴奔回,云二公子在省城彷徨無策,憤而出走,不知何往。妾痛哭竟夕,疑慮滿懷。差人四出打探,而德齊弟行蹤杏然。闔宅上下,幾已心碎望絕。宗親扼腕,莫知為計。不意紅娘子義旗西來,如從天降;饑民內應,堅城自開。還我夫君,實為大幸。然殺官劫獄,國法難容;從賊謀逆,綱常全悖。歷世忠孝,千秋名節,毀于一旦。妾雖無知,亦讀詩書;反復思惟,心膽俱碎。百年清華,覆在眉睫;抄家滅門,來不旋踵。昨夕之前,妾尚望能拼此祖宗家產,救夫君早出牢獄,從此隨夫君避世隱居,不問外事,安貧樂道,終老蓬蓽。天乎,天乎,而今已矣!

事已至此,難求善策。區區之意,仍望垂察。夫君應念世受國恩,身非同于細民;偶遭家難,勢不比于戍徒。雍丘非大澤之鄉①,公子豈揭竿之輩?莫謂騎虎難下,欲罷不能;當思脫身有術,端賴勇決。望夫君與德齊弟臨懸崖而勒馬,值歧路而回車。冥冥蒼天,或能鑒佑!

妾一婦人,少更世事。遭此大故,幾欲輕生。揮筆灑淚,五內如焚。千言萬語,書難盡宣。佇候歸來,重睹一面!

①雍丘非大澤之鄉--杞縣在五代以前稱為雍丘。大澤鄉(在今安徽宿縣境內)是陳涉、吳廣起義的地方。

李信將這封書子看了兩遍,嘆了口氣,將書信疊好裝好,揣進懷中。沒有驚動李侔,他走出老營大門,正要帶著家丁們騎馬進城去幫助紅娘子料理放賑的事,恰好一個小頭目奉紅娘子之命馳回村中。

小頭目一看見李公子就跳下馬來,走到他的面前躬身說:“大公子,紅帥命小的回來看看你老跟二公子都睡了沒有。她請兩位公子趕快好生休息,等她回來好商量大事,吃過午飯就要離開這里了。”

“紅帥什么時候回來?”李信問。

“她說她在城里把事情安排一下,馬上就回。”

“分糧放賑的事做得怎樣?”

“原來因為饑民太多,至少有幾萬人,亂糟糟的,擠呀,推呀,踩傷了不少人。你家那位七爺挺能干,他急了,說是他要用軍法部署饑民。俺們也不懂,怎么用軍法部署饑民?還以為他要殺人哩。俺趕快走到他的身邊,小聲對他說:‘七爺,破城時紅帥嚴申軍令,不準擅殺平民。你老可不能動肝火呀!’七爺沒理我,只見他這里一指劃,那里一吆喝,不用半個時辰,把幾萬饑民分成一群一群,排列成隊,滿城大街小巷都一行一行地坐滿了。每一隊舉出兩個人做正副頭兒,照料自己的一隊饑民不許亂動。糧食分十個地方發放。一隊一隊地前去領糧,不叫去不許亂動。凡領了糧食的,立刻由正副頭兒帶領出城。在城里住的,都回到自己家里。凡已經領糧出城的不許再進城,回到家里的不許再出來。滿城不許有閑人走動。我們紅帥起初勒馬跟在七爺背后,看他指劃,不住地笑著點頭,后來就抽調三百名弟兄,幫助大街小巷的饑民們維護秩序。我們紅帥十分高興,對我們伸著大拇指頭稱贊說:‘李府上的人才真是多!’要不是七爺這一手按軍法部署,事情很要亂哩。快啦,快啦,我們紅帥快回來啦。”

聽了這個頭目的稟報,李信喜形于色,不覺說道:“這后生,果然不錯!”

他放心地走回老營,在一張床上躺下去,思索著要同紅娘子商議的一些重大而吃緊的問題。但是十多天的監獄生活使他的肉體和精神都受到折磨,非常疲倦,很快地就睡熟了。

約莫中午時候,賑濟饑民的糧食已經發放完了。紅娘子下令部隊撤出城外,集中在西關和南關待命。四門仍舊派兵把守,城內也仍舊派少數騎兵巡邏,為的是防止城內發生放火和搶劫事件。還在已時左右,紅娘子一面監督放糧,一面召來四門里甲,叫他們分派城廂所有大戶和一般殷實之家,合理分攤,趕快為一千五百將士做飯,并下令大戶拿出草料,使騎兵趕快喂飽馬匹。杞縣城關住戶,一則震于紅娘子的軍令森嚴,二則感激破城后竟然意外地沒有受到多的騷擾,都樂于盡力量替紅娘子的部隊做飯,所以不到正午,都陸續地把成色不齊的午飯送到了南關和西關。東門和北門的守軍,城中的巡邏騎兵,也有住戶送了午飯。紅娘子先到南關,看看蹲在地上吃飯的將士們,又策馬來到西關看看。現在還有離城較遠的饑民扶老攜幼,成群不斷地向城門趕來,被守城門的部隊擋住,不許進城,對他們說糧食已經發放完了。這些饑民是那么失望,有的哭起來,有的臥在地上,有的跪在紅娘子的馬蹄前邊求她救命。紅娘子望望馬前和周圍的臉黃似蠟、枯瘦如柴的男女老少,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熱淚刷刷地滾落下來。饑民們看見紅娘子為他們大家落淚,哭的人更多了。

怎么辦呢?紅娘子在馬上盤算,不能讓這些奄奄待斃的饑民們空手回去!新老弟兄們誰不是受苦出身?看見紅娘子在馬上流淚,饑民們在地上哀哭,大家都感動得不愿再繼續吃午飯了。許多弟兄說要把他們碗里的飯讓給百姓吃,自己餓一頓不要緊。紅娘子忽然斬釘截鐵地說:

“你們馬上要行路,說不定還要打仗,午飯怎么可以不吃?快吃吧。這些受苦的父老兄弟姐妹們既然來了,我另外有辦法,決不讓他們空手回去!”

饑民們聽見紅娘子說出來這后邊一句話,有的感激流淚,有的念“阿彌陀佛”。有一個老婆婆哽咽著贊嘆說:“唉!她的心地多好,跟李公子一個樣兒!”紅娘子把一個得力頭目叫到馬前,對他說:

“你曉得,破城之前,我原是同李府二公子商定,除那幾家仇家和幾戶民憤較大的、十頃地以上的大戶之外,一人不殺,一家不抄。今日我們弄到的軍糧和散發給饑民的糧食都是從官倉中和李府的那幾家仇家、民憤較大的大財主家中抄出的,其余眾多殷實富戶和張皇親①的家族,一概沒動。現在我們不應該放過他們這些財主,眼巴巴地看著上千的窮苦百姓餓死。我不用去同兩位李公子商量,就做了主吧。現在你領一百騎兵、三十匹騾子進城,凡是殷實富戶,粗細糧食一概交出,散發饑民,只給他們留下些許口糧,甚至不留一粒口糧也可以。這班富戶狡免三窟,富裕親戚朋友眾多,你就是把他們的糧食搜光,也餓不掉他們一顆大牙。事情很緊迫,你不能在城里留得太久,手腕子要硬一點,火速把事情辦妥。我的話你聽清楚了么?”

①張皇親--懿安皇后(天啟的妻子)的父親名張國紀,原籍杞縣,所以杞縣仍有他的家族。

“聽清楚啦。”

紅娘子又望著李俊說:“七爺,你跟我到老營去一趟,說不定大公子會有事吩咐。”

當紅娘子和李俊來到老營的時候,李信兄弟早已醒來正在等候紅娘子回來一同吃飯并商議大事。老營弟兄們有的已經吃完了飯,有的正在吃。從昨天早晨到現在,紅娘子不曾得到片刻休息,更沒有工夫洗臉。現在她要來一盆溫水,洗去了臉上和手上的風塵和污垢,跟他們開始吃飯。李俊坐在一邊烤火。紅娘子對李信和李作把李俊處理放糧的事情夸贊一番。李信笑著說:

“我已經都知道了。”他轉望著李俊說:“子英,你今日初出茅廬,事情辦得不錯啊!”

李俊笑著說:“大哥,你忘了?我是跟你學的。今年春天你兩次主持放賑,都是用這種辦法防止了災民們互相擁擠踐踏,也防止了有人冒領或者多領。還是你告訴我們說這是用軍法部署饑民。要不是春天我跟著大哥辦過放糧的事,今日才真要束手無策哩。”

李俊的話提醒了李信和李侔,使他們不覺大笑起來紅娘子也笑了起來,說:

“噢,原來如此呀!不過,你跟著大公子學得這么出色也真難得!”

大家連二趕三地吃畢了飯,圍坐火邊。紅娘子首先開腔,把剛才在西關臨時決定的事情對李信兄弟說了一遍,然后說眼下有三件大事需要李大公子和二公子拿定主意:一是部隊和軍糧、輜重不應該在杞縣城外久留,要決定暫時托人馬、軍需拉到什么地方;二是李公子兄弟已經起義,應決定誰做全軍主帥為宜;三是杞縣一帶一馬平川,離省城又十分近,不是長久駐扎之地,今后往什么地方去,要早作打算。她還說前兩件事必須馬上決定,后一件在一二日內決定不遲。李信說:

“前兩件事,我已經想好啦。第一件,人馬立刻開往李家寨和圉鎮①休息整頓。請紅帥眼下就去下令。第二件,關于誰做主帥,我認為還是紅帥……”

①圉鎮--在杞縣城南五十里的地方。圉,音yu。

紅娘子把手一揮,阻止李信繼續說下去,霍地站起,快步走到院中,吩咐兩個親兵分頭去向她的幾個大頭目傳下以下命令:一、全軍開往李家寨和圍鎮休息,步兵先行,騎兵在后,立即出發。二、城內巡邏騎兵和四門守兵暫時不撤,等到第二次向饑民發放糧食完畢以后,同那一百名在城中征收糧食的騎兵一起趕往李家寨。三、老營人馬除運送糧食和輜重的馱運大隊和炊事人員、雜務人員,以及少數隨營眷屬等立即出發外,護衛老營的親兵和戰兵暫時不動。四、在韓崗附近的三百名騎兵立即撤回老營西邊的五里鋪街上等候,老營出發后再跟著出發。五、在通往開封大道上的幾批塘撥騎兵,繼續巡邏偵察,到黃昏時集合一起,趕到圉鎮休息。--紅娘子清清楚楚地下完了以上命令之后,回到屋中,重新在火邊坐下,向李信笑著問:

“七爺帶來的人馬也出發吧?”

李信說:“當然出發。他們還得走在大軍前邊,先一步趕回去,好替大軍安排好駐扎地方,準備茶水晚飯。”

“請大公子下令吧。”

李信感到很奇怪,問道:“剛才不都是你親自下令么?”

紅娘子在火上搓著手,笑著說:“七爺不是我的部將,我怎么敢那樣僭妄?”

李信忽然笑了,叫著說:“嗨,沒想到你這個江湖出身的巾幗英雄竟有這么多的心眼兒!你是全軍之主,你不敢下令,這是怎么說的?難道從我們李家寨來的人馬就不是在你紅帥的麾下?”

“不管你怎么說,我決不下令。你李公子不下令,這幾百人停在這兒不能出發,貽誤軍機,可追究不到我的頭上。”

李信無可奈何,只好自己吩咐李俊率領從李家寨來的人馬火速動身。他另外又派了兩個家丁,飛馬回府,告訴湯夫人,他同二公子馬上隨同紅帥的人馬一起回李家寨,請湯夫人吩咐家人趕快準備人馬駐地、酒肉供應、騾馬草料等事。

“那第二件事嘛,”紅娘子站起來,接著剛才的話題說,“我看,既然大公子起義了,就應該請大公子做主帥,我做副帥。今后人馬增多,有原來跟我起義的,有現在杞縣起義的,有從李家寨來的,以后來投軍的不知會有多少。我是大名府長垣縣人,在本地百姓眼中終是個外省人。你做主帥,一則利于號召豫東百姓,二則利于全軍上下和、和……”

李侔幫她說:“和衷共濟。”

紅娘子笑著說:“噢,就是這個意思!”

李信苦笑說:“我這個人你還不知?我不幸生逢末造①,原想‘茍全性命于亂世,不求聞達于諸侯’②。為擔心桑梓糜爛,才向富家大戶們勸賑救荒,不意竟惹出大禍。官府豪紳必欲置我于死地,硬將我逼上梁山。剛上梁山,你們還嫌不夠,又要來一個‘黃袍加身’③,推我為主帥。這頭把交椅我是決不坐的。”

①末造--行將衰亡的朝代。

②茍全……諸侯--諸葛亮的話。

③黃袍加身--趙匡胤為奪取后周江山,在陳橋驛制造兵變,將士們將黃袍加在他的身上,擁他為帝。

紅娘子又笑著說:“其實,像你這樣的宦門公子,又是舉人老爺,單有官府豪紳陷害也不能將你逼上梁山,多虧大伙兒造反的窮百姓狠狠地推你一把。上邊有人逼,下邊有人推,你才造了反。大伙兒看的對:你不反便只有死路一條。你現在不肯坐第一把交椅,怕什么?難道你還能造個半截兒反?”

李信搖搖頭,說:“笑話,笑話。說實在的,我誠心愿意做你的軍師,替你出謀劃策,報答你的厚意。可是提到做主帥,我決不敢當。”

“真的?……我明白你的心思!哈哈,說穿了,不過兩點:第一點,你的名望大,不愿意做這個賊首,樹大招風,惡名遠揚。第二點,雖然你如今被大勢所迫,萬不得已,只好造反,可是你總是忘不下你李府上什么‘世受國恩’呀,忘不下你是大明朝的舉人呀,等等。俗話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像你這樣的宦門公子,堂堂舉人,讀了一肚子圣賢書,喝了幾大桶墨汁兒,造起反來,自然不會像我們窮百姓干脆利索。你又要造他明朝的反,又一時不能將舊情一刀斬斷。大公子,你說實話,我猜透了你的心思么?我可是個喜歡說直話的人!”

李信又苦笑說:“不管你怎么說,說幾句挖苦話也不要緊,反正我不做主帥是真。軍中原有主帥,威信素著,何必換個主帥?”

紅娘子收了笑容,默思片刻,又說:“大公子,我把話再說清楚一點,成不成你一言而定。我擁戴你做主帥,我自己做副帥,并不是我自己不能夠統兵打仗,非找個靠山不可。我是想,這豫東是你的家鄉,由你做主帥就利于咱們號召饑民起義,比單靠我這個外省來的踩繩女子強得多。再說,大公子,今后你們李家寨的子弟,圉鎮一帶的子弟,杞縣本土和鄰縣的子弟,來投軍的一定很多,還由我做主帥,他們未必就心中服氣。他們平日眼中只有你李公子,哪會對我這個江湖賣解的女流之輩真心擁戴!若是你大公子做主帥,我的手下人沒有誰會有二心。我是從眼下在杞縣一帶號召饑民著想,從今后全軍上下和衷共濟著想,推你坐主帥這把交椅。另外,我也得將話兒說在頭里:我紅娘子是苦里生,苦里長,和你們完全不同。我既敢造反,就一反到底,寧可死在戰場上,決不中途后退。我要替天下窮百姓舒口氣,也要為天下女流之輩爭口氣。你們兄弟倘若半路上想洗手不干或有別的打算,咱們就隨時分開,各行各路。”

李信聽了這些又明快又果決的話,深受感動,同時對紅娘子愈加敬佩。他向他的弟弟望一眼,見李侔也很動容,隨即站起來,口氣決斷地說:

“好,我聽你的,不再推辭!我們一定和衷共濟,一反到底,義無反顧。我李信兄弟倘若中途變卦,背眾求榮,猶如此柱!”他唰一聲拔出魚腸劍,砍在柱上,有一指那么深,震得屋梁上積塵飛落。

紅娘子拔出一支箭,激昂慷慨地說:“我同兩位李公子同走一條路,一心向前闖,縱有千難萬險,誓死永不變。倘有三心二意,天誅地滅,鬼神不容,猶如此箭!”隨即將箭桿一撅兩斷,投到地上,接著說:“今日準備不及。從明日一早起,打你的‘李’字大旗。”

李信又說:“你的‘紅’字大旗早先打出,已經為東西三四百里內百姓所熟知,也為官兵練勇所畏懼。我看不妨仍打著你的‘紅’字大旗,下邊再分打前、后、左、右、中等各隊小旗,旗色各別。”

紅娘子想了一下,把眼睛一瞪,笑著說:“你說的什么話?自古以來,哪有一軍不打主帥大旗之理?軍有主帥,不打主帥大旗便是旗號不正。大公子,你還想留個退路么?”

李信只好說:“好,聽你的話,明日換‘李’字大旗!”

她立刻叫來一名親兵,命他將剛才決定的事兒傳知全軍。隨后聽見老營大門外一片歡騰,又聽見馬蹄聲分頭奔出村莊。紅娘子的精神非常振奮,再也坐不下去,對李信兄弟說她要去城內看看,出老營上馬而去。

李信的心中當然也很不平靜,在火邊來回踱了幾步,忽然停住,對他的兄弟說:

“德齊,你馬上回家去吧。事到如今,祖宗墳墓不必管了,至于土地房舍,全部家產,原都是身外之物,叫大奶、二奶都不要留戀。你將不能不毀家起義的道理,好生勸解她們。你回去速作準備,必須全家隨軍,不可遲誤,坐待滅門之禍。家中財產如何分散給族中窮人和附近佃戶,如何召集鄉里子弟從軍,你自己做主去辦,必要時問你嫂子。剛才提到的各色隊旗,也要快辦。大奶的書子你看了沒有?”

李侔點點頭,面露苦笑。

李信說:“唉,她平時深明事理,如今卻糊涂得可憐!我們兄弟倆已經被逼至此,只有毀家起義,一反到底,別無他途。她,她卻勸我們懸崖勒馬,歧路回車!”

李佯說:“嫂子本是明朝開國功臣之后,出身于世代簪纓之旅,遇到這樣毀家造反的大事,心中糊涂起來,不足為奇。”

“你千萬要勸說嫂子,要她下狠心舍家隨軍,莫生短見。你快走吧。我現在到城里看看,然后同紅娘子率領老營出發。下一步兵往何處,今晚商議。”

他同李侔一起走出老營。那些尚未動身的將士,看見李信出來,又是一陣歡呼。李信向大家點頭致意,然后騰身上馬,帶領二十幾個家丁和奴仆向城門奔去,而李侔也同時帶著一群家丁和奴仆向李家寨的方向奔去。

李家寨和國鎮情況大變:人喊馬嘶,篝火軍帳,露天到埋鍋造飯,年輕人圍著宿營地要求投軍,小孩子又膽怯又好奇地跑著看熱鬧,老年人憂心忡忡地這里湊一起,那里站一群,互相談論和打聽消息,還有不少人在忙著照料部隊所需要的柴火,井水,喂牲口的草料等事。圉鎮有一座大廟,另外還有一些空房子,加上紅娘子部隊原有不少軍帳,所以大部分人馬都駐在圉鎮。圉鎮是杞縣境內的一個較大的集鎮,有四五百戶人家,一條南北大街,隔日一集。圉鎮的人們因為事先知道紅娘子和李侔破杞縣救了李信的事,又加上李俊先來一步向鎮上的士民打招呼,說明大軍在圉鎮只駐扎一兩天,平買平賣,秋毫不犯,所以紅娘子的人馬一到老百姓就大開寨門相迎。人們原以為盡管有李信、李侔兄弟在紅娘子的部隊中,但小的騷擾總是難免的,可完全沒有料到,這一支部隊的紀律竟是出奇的好,一不擅自走進民宅,二不強買東西,更不打人罵人。這種情形,使人們更加對紅娘子破城救李信的英雄行事增添了很大的敬意,對李府兩公子的被逼造反增加了同情。

李信和紅娘子的老營帶著二百名擔任護衛的騎兵和一支負責守衛和運輸軍糧輜重的馱運隊,還有李俊率領的幾百人馬,駐扎在李家寨內,那從韓崗附近撤回的三百騎兵指定駐扎在李家寨的北門外,但是這支小部隊直到二更時佞才到。李信想著李家寨是自己的村寨,除自己的家庭之外;還有幾家門頭很近的宗族都是大戶人家,所以凡是駐扎在李家寨的人馬,今晚統由他自己家族中幾家大戶供給晚飯和茶水。另外,李氏家族連夜殺豬宰羊,準備明天犒勞全軍。但是李家寨的人心比較緊張,特別是與李信門頭近的幾家,擔心李信兄弟走后,官府派兵前來,被弄得傾家蕩產。那些早已出了五服的遠房族人,年紀大一點的,想著這李家寨百年興旺,忽然天上掉禍,出了李信被仇家陷害的事,從今后李家寨走上敗亡之運。他們都熟知官兵紀律敗壞情形,一旦來到,必是奸擄燒殺,無惡不作,并不管你同李信家的門頭遠近,玉石俱焚。上年紀的人們如此這般想來想去,越想越憂愁害怕,暗中嘆氣。因此,盡管李家寨的人們都在忙著照料這一支起義人馬,但真正心中歡迎的只是那班平日受苦深的、沒有較多牽掛的、想跟著李信造反的窮人和一些看到了天下大亂已成定局,平日對現實很不滿的破落地主家后生子弟,就像李俊那樣的人。自從這一支起義部隊來到李家寨的時候起,那些大戶人家和稍稍殷實的人家,外表上好似平靜無驚,實際上家家戶戶的二門里邊都十分緊張忙亂,連夜收拾細軟、銀錢、珠寶、首飾。這些人家已經做好打算:一等李信和紅娘子的人馬離寨,或者一得到官軍從開封前來的確信,就趕快用牛車和騾、馬轎車把婦女老弱和值錢的東西送往遠鄉或鄰縣的親友家躲藏起來。

李信和紅娘子在黃昏時到了李家寨。李侔和一大群人在北門外迎接。這一大群人中有一些是李家寨的頭面人物,包括李信的幾個長輩,主要是對如今人們稱做紅帥的女豪杰表示禮節;另外一部分是李姓窮人,他們是真正對李信和紅娘子的起義心中擁護;還有一部分人是少年兒童在人群后面看熱鬧的。李信和紅娘子看見出寨迎接的人,趕快下馬。大家互相施禮,照例說幾句寒暄的話,然后李信重新向幾位長輩和平輩中比他年長的人們作了一揖,說道:

“李信不肖,被迫起義,致使李氏闔族受我連累,不得安居樂業,心中十分難過。區區苦衷,萬懇鑒諒,不加深責為幸!”

有一個長輩老人拈著長須說道:“這是官逼民反,實不怨你。事到如今,只好聽之任之,決不抱怨你。”別的人們也紛紛說些表示同情和勉勵的話,有些是真實的,有些是言不由衷。李作趕快將部隊分布駐扎情形,晚飯準備情形,向李信和紅娘子說了,然后一同向寨里走去。李信的宅子就在北門內西邊不遠的地方。走到李府大門外邊,李作向緊靠西邊的一座插著紅娘子大旗的過車大門指一指,說老營就扎在那里,但是他緊接著滿臉笑容說道:

“家嫂在內宅恭候大駕,就請馬上光臨。”

紅娘子的臉頰刷地紅了。幸好是黃昏時候,沒有被別人看清。雖然一路上她就不斷地在心中盤算,她到了李家寨后如何去拜見李信的妻子湯夫人,見面后應該如何談話,但是此刻到了李府的大門外,經李侔這么一請,她的心反而慌了。雖然她從小闖蕩江湖,且又率領著一支起義人馬,但畢竟是一個封建時代的尚未出嫁的女子。想著社會上流傳關于她和李公子之間的謠言,湯夫人必已熟聞,她很自然地對她同湯的見面感覺著不好意思。遲疑一下,她勉強笑著說:

“嗨!俺正要進府去拜見大奶奶哩,沒想到大奶奶先讓你來請俺啦。可是我得先到老營去一趟,隨后就進府拜見大奶奶,還有府上的二奶奶。”

李侔和李信都請她馬上進去,不必前去老營。李侔還說所有部隊宿營、晚飯、騾馬草料諸事都已經安排就緒,用不著她去操心。紅娘子笑著說:

“看你們!難道我能空手兒去拜見大奶奶么?你們也該讓我取幾樣禮物帶著去呀!”她的話使大家都笑了,也覺得很有道理。紅娘子又說:“大公子,請你先回府去。我到老營打個轉,馬上就來。你坐了半月監,險些兒送了性命。大奶奶和閻府上下不知操了多大心,擔了多大驚。你快去同闔府上下見見面。我隨后就來。”

紅娘子除有一大群男親兵外,還有十幾個女親兵,稱做健婦。她們在宿營時同她睡在一個房子或軍帳里,打仗時隨她打仗(像男親兵一樣奮勇),還負責照料她的生活和私人東西。她走進老營之后,要來一盆熱水洗了手臉,然后坐下來,讓一個健婦打開她的濃密的長發,替她好生梳梳,蓖蓖,綰成云鬟。四五天來,這是她第一次有心情和工夫坐下來梳頭。她對身后的健婦小聲說:“咱們不是打仗,便是行軍,一時駐下來也沒有閑工夫認真蓖頭,頭上可生了不少虱子、蟣子。我那件鐵甲近來沒有用,連那縫里邊也生了許多蟣子!”隨即從一個健婦手里接過銅鏡照一照,一股快意的微笑悄悄地浮上心頭,又從她的淺淺的酒窩中泄露出來。自從起義以來,她為著在將士們面前樹立威嚴,并且一心練兵、打仗,籌劃糧草和騾馬,完全不近脂粉。但現在她忽然叫一個健婦替她拿出最好的脂粉,輕輕地施一點,重新仔細地照照鏡子。但是當更換衣服時候她遲疑一下,不把綿甲脫掉。一個健婦問:“來到李家寨還不卸掉綿甲么?”她搖搖頭,沒有做聲。盡管近處沒有官軍,但是她擔心萬一開封的官軍正在路上,李家寨說不定會遭到夜襲,而李信兄弟并沒有實戰閱歷,她必須時時準備在慌忙中立即迎戰。

換好衣服,她找出兩份禮物,每份四色,無非起義后從大戶人家抄來的名貴首飾和錦緞之類,命四名曾在大戶人家做過奴婢、懂得禮節的健婦捧送李府,并指明一份是送大奶奶的,另一份是送二奶奶的。

湯夫人連派了兩次仆人前來催請。紅娘子又拿起銅鏡照一照,對隨身的健婦們輕聲說:

“咱們走吧。”

上一章:第三十八章 下一章:第四十章
鸟叔在线客服 2017年电脑游戏赚钱方法 在上海开一家加盟混沌店赚钱吗 2017年网络最赚钱的项目 网上广告说的微信赚钱是真是假 qq发表文章可以赚钱 在家能赚钱的好方法 南宁外快赚钱 垃圾片靠什么赚钱 开米粉店好赚钱 母马横幅打拳赚钱 侠盗飞车4怎样赚钱快 神罪3 赚钱 蛇怎么赚钱 学啥子赚钱 邮政银行怎么样赚钱 什么东西可以在朋友圈发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