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小的惡作劇故事 01

沒有兇手的殺人夜  作者:東野圭吾

達也死了。仿佛一片從屋頂飄落的枯葉一般墜落而死。這事就發生在放學后,我正像個白癡一樣追趕著足球的時候。

“剛聽有什么聲音響起,就見有人落了下來。那聲音很響,一時間我都沒搞明白發生了什么事。”

同班一個名叫田村的同學告知了我這個噩耗。他也是為數眾多的目擊者之一。

達也墜落的校舍旁,黑壓壓地圍了一大群人,旁邊停著輛救護車。我撥開人群走上前去,正巧看到達也的尸體正被人用擔架抬出來。看到上邊蓋著的白布,不知為何,我只覺得心頭一陣無名火起。

“達也。”

我沖過去想看看達也的臉。看他一眼,和他開句玩笑,“怎么了?這不是好好的嗎?”

但這時,有人猛地拽住了我的手臂。我瞪了對方一眼。是我們的班主任井本。

“別慌。”

井本平靜地說。然而他的聲音卻帶著一絲厲喝的味道,讓我無法動彈。

這時,周圍響起了“哇”地一聲吵嚷。達也的右臂從擔架上無力地耷落下來。那條胳臂細得就跟假人模特似的,不自然地彎曲著。

“好惡心——”

身邊一個軟弱的家伙說。我剛想伸手去揪住那混蛋的衣衫,井本就出言阻止了我。

救護車載著達也離去之后,所轄警署的警察便展開了調查。他們似乎還找了幾個目擊現場的學生問話。看到田村的身影混在那群湊熱鬧的人里,我朝他走去。

“他們沒找你打聽情況嗎?”

聽我這么一問,田村一臉不服氣地噘起了嘴。

“一班那個叫藤尾的家伙作代表,去接受警方的詢問了。雖然除了他之外還有其他人看到,但藤尾似乎是最先報警的人。還有就是因為那家伙成績好的緣故。”

“藤尾啊……”

那學生我認識,個頭兒挺高,腦門兒也挺寬。

“達也……行原他怎么會從樓頂摔下來的?”

聽我一問,田村把兩臂抱在胸前。

“我也鬧不明白啊。”

他歪著腦袋,一臉沉思狀。

“總而言之。忽然就見他摔下來了。當時我正在下邊打球,就連行原上了樓頂都不知道。”

據田村說,或許是自殺吧。看到他那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我強壓著心里的怒火向他道了聲謝,轉身離開。

我一邊尋思著今后該怎么辦,一邊在現場周圍徘徊。校舍旁,三個女生用手絹摁著哭腫的眼角,她們是我和達也的同班同學。盡管我也想縱聲大哭,但這卻并非此刻我該做的事。

過了一陣,就見班主任井本從校舍里走了出來。他似乎剛剛接受過警方的詢問,臉上的表情顯得有些僵硬。估計這也是他從教以來,頭一次遇上這樣的事。

井本看起來似乎是在找什么人,轉臉看向我這邊之后,他便一溜小跑地來到我身旁。

“中岡,你能來一下嗎?警方有話想問你。”

聽我說過我什么都沒看到,井本點點頭。

“他們說想見見行原的好友。如果你不愿去的話,那我就去找別人好了。”

他一臉認真地說。

井本讓我到教員室旁的接待室去。屋里有名頭發稀疏的中年刑警和另一名年輕刑警正等著我。

詢問是從我與達也的關系開始的。我說我們從小學起就是好友,現在也在同一個班里。

緊隨其后,對方又問了些達也的性格,最近的情況,還有交友狀況之類的問題。我也很清楚,刑警們認為他是自殺的。等他們問完之后,我試探著說。

“達也他不是自殺的吧?”

聽我這么一問,中年刑警滿臉意外地“哦”了一聲。

“為什么呢?”

“他沒有自殺的動機。退一萬步來講,就算有,那家伙也不是個會自殺的人。這一點毋庸置疑。”

兩名刑警對望一眼,嘴角上浮現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隨后,刑警又問除我之外,達也還與誰關系密切。我想了一陣,列舉出佐伯洋子的名字。刑警們也曾聽說過這名字。

“似乎是他從初中起的戀人吧。我們聽井本老師提過。”

我搖了搖頭,訂正道:“是從小學起。”

與刑警之間的談話持續了三十分鐘。我所得到消息,就是達也他確實已經死了。

走出接待室,就看到井本在走廊上等著。然而吸引了我注意力的,卻是低頭站在一旁的佐伯洋子。她似乎剛哭過,眼圈通紅。她看了我一眼,張嘴似乎想要說些什么,但其后仿佛又悲由心生,用手絹按住眼角,什么也沒說。

看著洋子走進接待室里,我想了片刻,走上操場,在飲水處旁的長凳上坐了下來。

約莫三十分鐘之后,刑警放走了洋子。看到她腳步踉蹌地出現在校舍門口,我連忙從長凳上站起了身。

“辛苦你了。”

就連我也搞不明白,自己為何會說出這樣的話來。總而言之,我實在是沒有和她多說兩句的勇氣。

洋子的身體僵硬得就像是壞掉的機械人偶一樣。我們兩個都相對無語。

就在我正準備說些什么的時候,洋子搶先開口,“別說同情的話。”

她的話語速稍快,但口齒清晰。隨后,她伸出右手,撩起了垂在額前的黝黑直發。之前的淚痕已然消失不見。

我便不再言語,因為我是正打算說幾句安慰的話。說起來,記得念小學的時候,她就最討厭別人在她被欺負后安慰她。

洋子緩緩向我走近。她在距離我一米遠的地方停住腳步,盯著我的眼睛,“今天阿良你……代替他送我吧。”

她的話里仿佛帶著一絲哀求。我只能默默點頭。

我們兩人各自推著自行車,走在從學校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洋子不停地講述著刑警問她的問題。

“你是在什么時候,在哪兒得知案件的?”

這似乎就是對方提的第一個問題。而她回答說,是留在教室里的同學告訴她的。

“剛開始的時候,我都還沒搞清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弄明白是阿達死了,我一下子眼前發黑……醒來之后,我就已經躺在保健室里了。”

所以警方對她的詢問才延后了吧。

其后的問題,與他們之前問我的也并沒有太大的差別。她也不清楚達也為什么會在那里,而達也近來并沒有什么不對勁的證詞也與我相同。

直到在她家門口道別,洋子都沒流一滴淚。我生性不知該怎樣安慰他人,但這一點反而幫了我的忙。她異于常人的堅強讓我感到驚訝。

回家的路上,我順路到達也家看了看。玄關的燈沒開,整個家都靜悄悄的。家里的人估計不是到警署,就是上醫院去了。我踩動了自行車的踏板。不知為何,我的眼中突然盈滿了淚水,夕陽下的風景變得歪斜模糊起來。

一到家,我就立刻給目擊到整個經過的藤尾打了電話。聽我說有話想問,希望能夠立刻見面,藤尾爽快地答應了我的要求。他說,他自己也覺得有些疑惑。

我和藤尾在他家附近的公園里見了面。盡管是個只設有秋千和滑梯的冷清公園,但正因為人跡罕至,才更適合談些私密的事。

“我們班在達也墜樓的校舍對面的三樓上。當時我正在教室里看書,覺得眼睛有些疲勞,打算看看窗外,稍微休息會兒的時候,就看到了那一幕。”

藤尾晃動著秋千上的纖瘦身體,回憶著當時的情景,緩緩說道。

“那……你看到達也墜樓的瞬間了嗎?”

我略顯緊張地詢問。藤尾重重地點了點頭,說,“看到了”。

“我看到行原的時候,他正在翻爬樓頂的護欄。我倒是替他的危險行為捏了把冷汗,但他自己卻滿不在乎地在上邊走動。之后他突然摔了下去,感覺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一樣。”

“達也爬到樓頂的護欄上去了啊……”

所謂護欄,是一堵寬三十厘米,高一米左右的水泥圍墻。一部份男生為了試探膽量,流行爬上去站著。校規上別說是爬到圍墻上,就連上樓頂也是嚴令禁止的。

“這么說來,達也當時摔下去,而并非跳下去的咯?”

然而藤尾卻很慎重。

“我可說不準。行原當時爬上樓頂的護欄,之后就掉了下去——僅此而已。除此以外,都只是些不負責任的猜測。我對警察也是這么說的。”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究竟是置身還是事故,目前尚不得而知。

“不過話說回來,達也那家伙跑那地方去干嗎?”

藤尾雙手抱胸,偏著頭說。

“上樓頂這事也就罷了,我總覺得有件事比這更令人納悶。”

“更令人納悶?什么事?”

我問道。藤尾平靜地說。

“行原當時是獨自一人上樓頂去的。這才是最令人想不明白的一點。”


---更多精彩小說來至 閱讀時光---

上一章:沒有了 下一章:02
鸟叔在线客服 亲朋棋牌官网首页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带连线 黑龙江十一选五正好网 516棋牌游戏大厅官方k 幸运28平台 双色球038历史同期易红 大嘴棋牌下载地址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爱彩乐 魔道巧壳赚钱 快乐扑克的开奖结果 好股票推荐2018 双色球杀兰十公式 天天乐棋牌苹果游戏下载 胜负彩奖金记录 手游棋牌作弊器下载 河北快3线上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