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秋聲紫苑 01 落拓皇子再復蒙塵 桃花源里聊作避世

乾隆皇帝  作者:二月河

“老老老總!”那個“聚賭”的男人結結巴巴哀懇道:“銀子我有,怕劫了,都存在這里錢莊上……寬限一夜,明兒日頭出來就送過來……”他剛說完,那個哨長嘻地一笑,說道:“成啊!你回去吧,她們留下……嘿嘿嘿……明早帶錢贖人!”便聽一群人齊聲歡呼:“郭頭兒圣明!你回去弄錢,女人們留下!”“明天送不來不要緊,后日也成啊!”“大后日也好啊!……”

至此颙琰等已經聽得明白,這起子敗兵借捉賭為名,不但敲詐錢財,還要奸宿良家婦女,竟是比土匪還壞了十倍。颙琰想不到山東綠營軍紀敗壞到這份兒上,聽著隔壁淫言浪語調弄嘲噱女人,氣得頭一陣陣發昏,手腳都冰涼。正沒奈何時,聽那商人的婦人“嗚”地一聲號陶大哭,接著三個女人也一遞一聲哀哀大慟。那婦人邊哭邊抱怨丈夫:“你個殺千刀的……我說城里我姐家里窮,給幾兩銀子住她家里……就是王炎反賊殺進城,有這么糟心么?就是土匪綁票……也還有個規矩的啊……你這死人,八輩子沒積德的……倒說我頭發長見識短……”颙琰幾人聽著,一直覺得這個男人是個窩囊廢。正思量間,那男人又說話了,已沒了原來那份可憐兮兮的懦氣。“長官!”那男的說道,“哪里不是好相識,何必把人趕盡殺絕呢?我喬家瑞在平邑不是無名之輩,死了的縣太爺陳英是我表兄,你們兗州府劉希堯鎮臺是我把兄——不是官親我還不離平邑城呢!——這樣,我說兩個章程你選一個。依我,兩好合一好,過后是朋友;不聽,你們今夜殺了我一家五口,那也是我的命。只一句話勸你,要殺殺得一口人也別留,免得你日后招禍!”

他這一番話不卑不亢不疾不徐,說得金石有聲,似乎倒把那群兵鎮住了。靜了片刻,才聽姓郭的笑道:“還有這一手,敲山震虎么!不怕欠債的精窮,就怕討債的英雄。不逼你,也沒有什么‘章程’——說說看!”喬家瑞道:“一條,我寫五十兩借據給你,放我全家走;二條,我留下作當頭,放我家人走,明早提銀子來,也是五十兩。弟兄們維持這里治安不容易,想玩女人,使銀子到花翠閣。要是還不如意,那我方才說了,悉聽尊便!”

一陣衣裳窸窣響過,這些兵士們似乎猶豫著交換了眼色,吳頭兒道:“寫一百兩,你們走路。不怕你飛了天上去——告訴你,別想著有什么他媽的鎮臺撐腰,平邑壞了事,他早撤差了!老子們這里辛苦,一文錢餉也沒有,不從你們這些老財身上打主意,我們喝西北風?”

這也是一篇道理。這屋里四個人已經怔了。只聽隔壁磨墨橐橐落筆索索,喬家瑞寫據畫押摁手印兒,帶著家人腳步雜沓離去,猶自遠遠聞得哭聲。四個人料是今夜無事,都松了一口氣,剛要再睡,那個郭頭兒問:“都收齊了沒有?老吳,你點過,是多少?”

“收得差不多了。連喬家瑞的算上四百多兩。”那個尖嗓門兒笑道。颙琰等此時才知道他姓吳。聽他說道:“有些只住一夜的,像這樣的——”他頓了一頓,似乎朝東屋里指戳了一下,“——就免收了。您的話,傳出去名聲不好——”他話沒說完便被打斷了:“球!要行善,廟里去!我方才到賬房查了一下,身份、引子都沒有,存在柜上的銀子有一百多兩——是好人歹人還說不定吶!”

這屋里四個人頓時心里一緊,這是說到我們了!他們本來都是和衣而臥,不約而同地坐起身來,暗地里四雙眼睛會意顧盼。王爾烈便吩咐:“小任子打火,點燈!”就聽隔壁姓郭的怪怪地笑一聲道:“嗬!跟老子擰勁兒捉腰子了?我還沒發話,他就‘小任子,點燈!’——過去查!”

那屋里一陣床上響動,提棍子帶刀,碰得叮里當啷,接著一陣腳步聲,門“砰”地一關,隔壁不隔門的幾步就到。四個人下床,便見草簾子“唿”地一掀,五六個穿號褂子的兵己闖了進來,帶進來的風把剛點著的小油燈吹得一暗,少頃才又復光明。颙琰看時,進來這群人共是六個,都甚是粗壯,只為首的那個郭頭兒略瘦矮些,其余五個都挎大刀片子,滿臉橫肉,一手提棍一手提繩,也都在惡狠狠地打量颙琰。颙琰心中一陣驚慌,雙手緊把著床上杉木沿子,強自鎮著心神。王爾烈見打頭的高個子像是隨時都要撲上來的樣于,身子一挺,擋到颙琰身前,問道:“你們要怎樣?”

“要查你們!”姓郭的一雙鷹隼三角眼掃來掃去,問道:“哪來的?”

“北京!”王爾烈操一口遼東話,毫不容讓地說道。

“哪去?干什么?”

“到棗莊,給內務府來辦煤炭!”

“內務府?內務府是做什么的?沒聽說過這個衙門,只聽有個順天府!”

“內務府比順天府大一點,比總督衙門小一點,是專門給皇上辦差的。你沒聽說,是你這人物太小了!”

姓郭的被王爾烈頂得倒噎了一口氣,嘿嘿一笑,說道:“這年頭充大人吃瓜的多了!前日我們查到個小毛頭孩子,他愣說他是福四爺的跟班兒的!方才那個肉頭掌柜的說跟我們劉鎮臺是把兄弟!再問,興許連冒充乾隆皇上的都有!”他連揶揄帶挖苦,跟來的幾個兵都哈哈大笑。姓郭的倏地一變臉,又問:“到棗莊來的,為什么不走微山湖?不曉得平邑正打仗?”

“不曉得。我們的堂官就在平邑,不能走微山湖。”

郭頭兒用嘴努努眾人,又問道:“他們是干什么的?”“這是我們少東家,石伍爺,他兩個是家人,我是賬房師爺。”王爾烈道,“我們的貨耽誤在平邑,上頭催得急,明兒得趕到平邑!”郭頭兒哼了一聲,一拳支頤,提腳踏在破條木凳上,歪著眼瞇縫著看看唬得變貌失色的魯慧兒,又乜乜緊挨站在颙琰身側的人精子,格格一笑,說道:“你好難剃的頭啊!乍刺兒么?你的引子呢?就算內務府,也總該有個證件兒吧?”

“引子在包裹里頭,還有盤纏,怕放這里叫人訛了去,或偷了搶了,都存在店里。”王爾烈棱著眉頭說道:“我倒要拿引子,店伙計說住一宿就走的事,不用登記一一你把他叫來一問就知道。”“老子沒工夫!”郭頭兒收了一臉陰笑,站直了身子,抬手指定了魯慧兒,說道:“清平世界朗朗乾坤,為什么女扮男裝?弟兄們,你們說這起子人可疑不可疑?”

“可疑!”

士兵們提足了嗓門齊聲叫道,連隔壁沒過來的兵也跟著嚷嚷:“太他媽可疑了!”郭頭兒道:“帶我們屋里審去!你是鐵公雞,我有鋼鉗子,不信拔不了你毛!”幾個兵丁便厲聲喝叫:“走,統統過去!”

“慢!”坐在床沿上的颙琰忽然一擺手大聲說道,“你們是什么人?你有勘合引子么?征收錢糧是地方官的事,綠營兵有這個權?你大膽妄為!你比土匪還不如!”郭頭兒奏過來,嘻嘻一笑,像瞧什么稀罕物兒似的盯著颙琰,滿口酒臭熏得颙琰身子直趔:“怎么,老爺是土匪?土匪就是土匪,不當土匪誰給吃喝兒?你這不諳世事的小兔崽子,老子——”

他伸手就抓颙琰領子。人精子在旁再也不定忍耐,又不敢違了颙琰不殺人的禁令,在旁一伸左手,卡了他下頦,右臂急速出掌,插入郭頭兒懷內,只一拎,那郭頭兒半句話沒完,“媽呀”大叫一聲,紙鷂子一般向后“飄”去,“撲通”一聲全身砸在籬笆墻上,把籬笆砸得稀爛,人已是過了隔壁,屋里頓時泥皮、草節亂飛,濺起的灰塵霧一樣騰空而起。

這下子連隔壁都亂起來,一片叫罵聲中夾著嘰哩古嚕亂響,喊著“有賊!”“強盜下山了!”拔刀持棍,有的往外逃,有的從窟窿里往這邊鉆……姓郭的大約頭在什么地方碰了一下,一手提刀一手捂頭頂,晃蕩著又鉆回來,指著颙琰大叫:“他們都是賊!兄弟們,咱們人多,拿下他們請賞呀!”一時便聽店外大鑼篩得滿街響成一片:“點燈籠上火把,惡虎村丁們拿了賊祭村神啊——”頓時街上也熱鬧起來,各戶壯丁招呼著,呼喊著“護村”,叫罵著漸漸近來,雞飛狗吠的似乎滿村是人,沸涌而來。

眼見就要吃大虧,人精子急得通身冒出汗來。見王爾烈擰著眉頭兀自想主意,颙琰猶自強作鎮靜,煞白著臉叫:“叫他們來,叫他們都來,敢造反么?!”慧兒還忙著跪趴在炕上,死命拽著拉行李褡子。人精子聽得清爽,外頭的兵已經跑步包圍這房子,真的急了,一躍上床,從行李褡子里抽出乾隆賜給颙琰的短槍和那串黃蛇似的槍子帶兒,一兜兒捧給颙琰,急急說道:“這里不比黃花鎮,三十六計——走!爺帶上這,他兩個跟著,我斷后——有攔著的,把慈悲放放,沖他腦袋瓜子就開火兒!”那郭頭兒還站在籬笆窟窿口,怔怔看著他們張忙,此刻才醒過神來,跺腳扯嗓子,傳出吃奶的勁大叫:“堵住門!狗日的要走!”

“砰!”

一聲脆響打得郭頭兒噤了聲,也蓋倒了屋里屋外的人聲——是颙琰沖郭頭兒開了槍,連他自己也嚇了個怔:七歲之后他和哥哥弟弟天天較射,年年秋獵,射狼射豹十發九中的。但對準人開還是頭一回,倉皇間沒有半點準頭,那子彈打在郭頭兒腳前地上,崩了個花兒又跳起來,打在郭頭兒手掌上,頓時淌下血來。郭頭兒也是一個懵怔:這是什么槍?只有一個子兒,崩地下跳起還能傷人?——也不用點捻兒!

就這一瞬間隙,趁里外人都發愣,人精子一個箭步沖到郭頭兒身邊,一膀夾定了他,一手用匕首比著他項間,拖了就走,到門口一腳瑞落了草簾子,已見滿院十幾個火把耀得雪亮,四十多個兵士猶自張口瞪眼,癡癡茫茫看著屋門——腋下用了點勁,夾得郭頭兒紫頭漲臉氣也難喘。人精子虎勢洶洶,一臉殺氣,站在門口大喝道:“識相的閃開,放我們走路!誰敢亂動,我稍一用力就夾死他!”一個大個子像是副頭兒,結結巴巴問:“好漢!哪——哪個山頭的?敢在這村作案!我們閃開……你把人放下!”

“放屁!你懂規矩不懂?閃開!”人精子大喝道,“到村外放人!”

士兵們你望我我看你,又看郭頭兒,似乎等他發話。但郭頭兒實被人精子夾得死死的,只有憋著氣掙命的份兒,眼瞪得溜圓,一個字也說不出,螃蟹似的手腳亂舞動身子動不得。僵持移時,官軍們軟了,慢慢的似乎有點懶散樣兒,閃開一個丈許寬的口子。人精子讓王爾烈和慧兒走在前,颙琰端槍隨著,自己在最后邊,夾拖著半死的郭頭兒出店。那群兵刀槍、火銃都有,只是投鼠忌器,跟在后頭,又像押送又像送行,步步尾隨。這時店外人聚了三四百,燈籠、人把通照,這陣勢看得分明,誰敢向前逞能?

直出惡虎村約二里之遙,已是到了泗水河邊。這里沒有橋,官道就淹在淺水底下,旁邊是一步一跨的過河石礅,暗幽幽的河水裹挾著碎冰殘雪,就從石蹬間潺潺流去。官兵們見他們踩石過河,有人便喊:“喂!好漢,說話算話,該放我們的人了吧!”人精子情知一旦放掉郭頭兒,官兵就會像黃蜂樣撲過來窮迫不舍,掉臉兒對颙琰道:“爺們先走,我再頂一陣——進山去,一進山,他們就不敢追了!”颙琰囁嚅著問道:“那……你呢?”

“啥!這時候兒爺還這么婆婆媽媽的!我算什么呀?”人精子跺腳道,“您只管走,我好脫身,也能尋著您!半個時辰后我再離開!”

颙琰還要說什么,王爾烈在旁扯他衣襟,說道:“十五爺,這是他的差使。不然就我留下!”颙琰這才無言,牽了慧兒的手一步一跳,消失在黑暗之中。

這是蒙山南麓的一道百里峽谷,北山逶迤直通龜蒙頂,南山是圣水峪,千溝萬壑縱橫其間,下面是泗河大川。三個人過河五里許就下了官道,急急如漏網之魚,忙忙似喪家之犬,見道就走見山就鉆,高一腳低一腳,踩著亂石間小道走了足兩個時辰,颙琰才住了腳,揩著額角項上的汗,余驚未息地說道:“大約不要緊了,慧兒已經崴了腳,歇歇兒再說吧。”于是三人在小路邊擇了石頭坐下,卻都一時沒有言語。

一旦身上汗落,頭一條便是覺得奇寒難當。此時定心留神,三人才知是鉆進了一個山口,天上的星星被一層薄云蓋了,混混沌沌可見東壁西壁都是大山,雖說算不上立陡危崖,高高地矗在紫赭色的天空下,有一種壓得人透不過氣的樣子。滿山都是黑森森的雜木,看光景松、柏、橡、楊各色都有,夾山的風里頭像帶了霜,一陣吹來,襲得人手木臉僵徹心涼透,呼嘯如潮的松濤在暗中涌動,老樹枝丫就在頭頂瘋狂地搖動,發出怕人的吱吱咯咯聲。王爾烈見颙琰石頭人般坐著,慧兒抱胸縮頸瑟瑟發抖,震齒之聲迭迭作響。一頭思量主意,問慧兒道:“咱們的關防文書沒丟吧?”

“沒,沒丟。”慧兒道,“沒來及縫鞋里,在我褂襟里……”

“爺的印呢?”

“真涼啊——我揣在貼身小衣里……”

“有錢沒有?”

半晌,慧兒才答道:“有一點……是十五爺在黃花鎮賞我的一支釵子,能……能換兩吊……”颙琰正自想著心事,聽慧兒說話,心中不禁一嘆,想說話又抿緊了嘴唇。王爾烈道:“兩吊也不是個小數目,只這深山老林里頭沒當鋪兌錢……”見颙琰一直沉默呆坐,呵氣暖著手又問道:“十五爺,乏了吧?這里忒冷的了,能勉強再走嗎?”

“也乏也冷。不過我里頭是狐皮背心,也還支撐得。”颙琰的聲音在夜地里顯得有些憂郁,“我一會兒想阿瑪、額娘,一會兒想濟南,一會兒又想現在凍餓潦倒。光怪陸離,變幻莫測,有點像戲,不信它是真的。”王爾烈笑道:“彩云樓閣,一彈指幻化為虛。以您的身份受這樣挫磨,真也是人間奇事……我原想在黃花鎮受了一場驚,不會再有那樣的事了,也不料還有個惡虎村!不講孟子說的‘天降大任于斯人’那大道理,我的同年鄭板橋送我一幅字,寫著‘吃虧是福’,也就耐人尋味。書本子上讀不來,自家磨礪出來,這學問怕是更有用些。”颙琰點頭稱是,笑道:“我見過那幅字,這是個有意思的人。皇阿瑪叫阿哥們都分派差使,也有個磨礪的意思在里頭——”他還要往下說,慧兒在旁突然驚呼一聲:“有狼!”一下子撲在颙琰懷里,縮在他腋下渾身發抖。

王爾烈和颙琰像被誰掀動了機簧,“霍”地跳起身來。颙琰已是掣槍在手,順著慧兒手指方向看去,卻在下山道上,有個黑黝黝的家伙在蠕動,約摸離人五丈遠近,小牛犢子般大小,行動似乎不很靈便。因為山口逆風,這畜牲竟沒聽到坡上頭有人說話,踉踉蹌蹌又上幾步,警覺地站住了,一雙酒杯大的眼睛似黃似綠,閃閃地微微發光,動也不動望著這邊。慧兒眼尖,低聲顫顫說道:“是只豹子,嘴里頭叼著不知什么,是麋子?是羊?看不清……”王爾烈也低聲道:“十五爺別忙開火……看它動靜兒再說……”

三個人捏得滿把是汗,和豹子對峙相視,只有一袋煙工夫,那畜牲喉嚨里呼嚕了一聲,將黑線樣的尾巴甩了一下,蠻不情愿地側轉身跳入榛樹叢中,一陣響動,去遠了。王爾烈以手加額,說道:“好險!”慧兒也道:“天爺!這是山神佑護我們十五爺……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娘娘……”

雖然虛驚一場,但這里是不宜再逗留了。眼見天色更暗,顯是將近放曙時分,連道上大石也難以分辨,下坡路又格外難走。三個人王爾烈在前,颙琰居中,拉著慧兒,手牽手摸索著一步一步往下挨,聽到前頭雞鳴,都是心頭一松——這是離村子不遠了。不知不覺間,天已經亮了,三個人走出一身汗,微曦曙光下看得清,依舊是身在萬山叢中,陡路下來的山窩里橫著一個小村莊,只可有八九戶人家,俱都是柴扉茅舍,沿山一溜排開。房后是層層梯田,房前一條徑尺小道蜿蜒委蛇通向山下,沒在霧靄云海之中。環顧周圍看時,三個人都站在凍得結結實實的冰面上,棋盤樣界著田埂,冰中稻茬微露——原來是一片高山腰里的水稻田一一再回頭看來路,但見怪石嶙峋,荊棘榛莽蓬生掩護,是一條依著山洪瀉道修的石頭小道,天梯般直向峰頂伸去……不禁都暗自咂舌,昨夜是怎么走過來的?……似乎只在一恍神間,天色已經大亮。王爾烈覺得亮得快,審度形勢才明白,這個村子地勢極高,東邊山口開闊,西邊南北兩峰間山梁平緩,是個朝陽地方,天賜的一片山窩地腴土肥沃,山水從峰邊繞過來,改成了稻田。見土垣門戶前大柳成行,空場上秸草堆垛,碌石碾盤井臼一應俱全,靜靜地臥在薄曦之中,甚是安謐恬祥。王爾烈不禁暗想:真是個讀書的好地方兒!正要說話,颙琰笑道:“柳暗花明又一村,好去處!”慧兒看著二人形容兒,王爾烈一身絳色袍褂凈都是掛破的三角口子,左一片右一片掛在身上,一說一動渾身破布亂飄;颙琰也是一般形容,辮上發上沾的都是草節兒,腰里束著的子彈條兒半懸著晃蕩,腮邊還掛破了,帶著一條細細的血痕。兩個人都是灰頭土臉的猶自不覺。慧兒剛要笑,立刻想到自己,低頭看時,褲腳也裂了一道大口子,棉鞋也綻了花,忙彎腰去摸時,關防文書還在,這才放心。緊揩了一把自己的臉,蹲了身子替颙琰拍打身上的灰土,撥剔頭發里的蒼耳子、鉤針草之屬,說道:“王老爺好歹也收拾收拾,這山上敢情有煤!怎么您就弄得灶王爺似的?”說著,又看一眼颙琰,低頭哧哧地笑。颙琰和王爾烈這才留意對方,也都掩口葫蘆而笑,卻也無可“收拾”,只用袖子揩面,剔草節兒拍打灰土而已。聽見村里有了動靜,颙琰笑道:“現在最要緊的是吃頓飽飯,歇歇,弄清楚我們在哪兒才好打算。我這陣子餓上來了呢!”王爾烈道:“那邊有人出來打水,村里有炊煙,就有飯。十五爺,咱們討飯去!”慧兒指著下山路口一家說道:“我看清了,那一家人家煙冒得早。就去他家,要再有什么兇險,逃著也方便些。”他替颙琰把槍子帶兒掖進褂襟里系在腰帶上,又道:“爺把槍掖袍子里。這么著進去,一見您,就嚇得咋唬起來了,可怎么好?”

一時收拾停當,慧兒看看仍舊不成模樣,卻也無可設法,只道:“進了人家,有針有線就好弄了一一趁著人少,咱們叫門去。”說罷三人向村里走,已見炎炎紅日冉冉而起,腌雞蛋黃兒似的被云海托著,淡淡的日色映過來,已微有一絲暖意。村里的水井靠著稻場西邊,有兩個人慢悠悠用扁擔擺桶打水,聽見狗叫聲,只遠遠瞅著看了他們一會兒,又低頭打水,沒有人過來啰唣。他們小心翼翼穿過稻田,踏著池塘上的冰上了岸,徑到東首第一家。那門是荊柴編的,院墻也是柴編的,輕輕拍了兩下,連墻都一陣搖。便聽院里一陣鵝叫:“哦哦——哦——!”一聲高過一聲。一個老太太的聲氣隔門問道:“是誰啊?”

“我是過路的。”慧兒看一眼王爾烈,答道,“夜里遇了劫道兒的,逃到這兒。大娘行行好,留我們吃頓飯……”里邊的老太太沒有答話,卻有個小孩子聲音極響極尖亮,說道:“太婆!是過路的,要在咱家吃飯!”三人這才知道老太太耳背。聽那老太太咳了一聲道:“誰背房子走道兒呢?石頭,給客人開門!”小石頭答應著躥跳出來,轟攆了鵝才打開門,卻是個七八歲的小把戲,統著個大棉襖裹了全身,仰著頭上的“朝天撅”兒,眨巴著眼打量眼前二男一女,半晌,回頭叫道:“他們從涼風口過來的,真的遇了山王爺了!”爽快地開大了門,說道:“進來吧。”老太太正在屋門口擇萊,已經站起身,覷眼兒看著三人,說道:“堂屋里坐吧。水已經燒開了,石頭給爺臺們沏茶。他爺打水去了,一會兒回來下米做飯……唉……出門人不易啊……不是逼到死路上,誰肯夜里走涼風口呢?不易啊……”念叨著,由三人坐了,仍舊擇干菜。

這是三間低矮的茅草房,全都用板石壘起,泥皮封得嚴嚴實實,因為朝陽,又在村口,并不顯得狹窄潮暗。寬大的院落里連雞籠、鵝屋、牛棚都是石砌的。墻邊垛得高高的都是柴柈子,掃得一根草節兒不見,柔和的陽光幾乎從東邊平射進屋,石桌子石墩子石頭神案子石頭神龕,靜靜曬在那里,一落座便覺心里踏實平安。颙琰見石頭忙著在東間灶里添柴加水,尋話問道:“老人家貴姓?”

“啥?”

“你姓啥?”慧兒大聲道。

“噢……俺姓石,石王氏。他爺叫石栓柱……打水去了,一會兒回來。”

“您老多大歲數了?”慧兒又大聲問道。

這下子老太太聽清了,“唉”地嘆了一聲,說道:“九十九了!該死了,棺材板兒都放朽了,墳坑兒也刨好了……老不死,老不死……越老越不死,閻王不收。唉……”三個人驚異地對視一眼,這石王氏怎么瞧也過不了八十,想不到這么高壽!小石頭端著大茶碗,每人上了一碗茶,笑嘻嘻說道:“野茶,山里頭的黃芹葉子做的,喝吧——別聽我太婆的,她今年一百一十一了!明年你再問,她還是‘九十九’!”

三人不禁相顧駭然,卻是誰也不相信。王爾烈屈指算了算,大聲問道:“吳三桂你知不知道?”“吳三桂啊?知道,知——道。”老太太癟著凹陷的腮,細心地掐掉一根野菜根,口里喃喃說道:“還有耿(精忠)王爺尚(可喜)王爺,起反哪!遍世界都是兵,一畝地要繳五斗軍糧啊……那年我十七,剛出閣……他大爺爺還沒出世啊……那世道不好,一斤鹽要一斗米換,豆腐漲到七文錢。我坐月子只吃了一斤豆腐,紅糖也沒有……造孽啊!我活了九十九歲,再沒經過那年月……”

一一她說的正是開國之初的“三藩之亂”,這的的確確是一百一十多歲的老人了,事件都記著,年頭全亂了,仍舊固執地認為自己“九十九”——民間原也有些忌諱。三個人聽她絮叨“早年”,臉上不禁莞爾。趁她說話,慧兒尋石頭要來針線,站在颙琰身后縫補衣裳。

略待一時,石頭爺爺也回來了。他本人并沒有挑水,身后跟著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肩上壓著水擔子。這老漢看去有六十多歲,身材不高,瞧著憨厚壯實,走道兒石板也咚咚作響。小石頭歡蹦亂跳迎上去喊“七叔”,幫著掀缸蓋兒,又嚷著“爺,來客了——打涼風口夜里過來的!”老栓柱只沖三人笑了笑,卻對壯年人道:“山娃子,過你四嬸屋里,就說有客,叫她烙幾張煎餅送過來。跟石頭二哥說,大婆這兒有客,要碾米,驢不能下山馱鹽,明兒個再下山吧。”壯年人往缸里倒水,口里答應著,也對三人一笑,去了。老栓柱這才道:“擺桶不小心脫鉤兒了,井邊都是冰,就叫他七叔幫著撈上來了。唉……我也快不中用了!”

說話間老漢搬出飯來,是煮熬得膠粘的玉米喳子粥加的黃豆,紅椒酸菜、咸黃豆、鹽調紅白蘿卜、炒干漉豆角,都用大得出奇的老粗瓷碗盛得崗尖。餾出的小米棒子面窩頭金黃金黃,小的也有一拳來大。還有一把洗凈了的蔥、一碟子豆瓣醬。雖是山農粗飯,倒也琳瑯滿目的,大冒著熱氣。三個人連驚帶嚇奔波一夜,早已饑腸轆轆,看到這桌飯菜,卻都眼中出火。一時又見個壯年婦人端著一摞子煎餅過來,焦黃噴香的更是撩人饞蟲。卻都矜持著拿客人身份。老栓柱卻不慣待客,見那婦人要走,訥訥說道:“他四嬸,你也來坐。我,我吃過得趕緊上山,山上下著夾子①呢!”那婦人也就不客氣,家家常常坐了,笑道:“三哥就這樣兒,見生人就出汗。來!跟自己家一樣,吃不飽怪自己啦——老祖宗,你還是一味蘿卜?我烙的餅加蔥花兒,香吶!來一張?”說著遞煎餅。老太太卻推開了,說道:“你別管我!”颙琰取過餅,卷了蔥,學著慧兒的樣抹了醬,咬一口,贊道:“香!果然是好!”那四嬸笑道:“果然——原來這個餅在你那塊叫‘果然’——這個名兒真排場!”眾人聽了都是一笑。

①夾子,捕捉獵物在陷阱中設置的獵器。

于是眾人邊吃邊說笑。也虧得了四嬸,干練麻利,口齒便捷,加上小石頭,攪得滿桌熱鬧。閑話里打問,才知道這村就叫涼風口,九戶人家都姓石,石王氏就是這村的老祖宗,由各家輪月供飯,衣服、用具都是祠堂兌份子養她。從涼風口下去十里山道,沿途還有兩個村子,都是石家子孫,有新鮮飯食、獵物,也都要孝敬這老太太。因為山太高,官府征賦只征到下頭兩個石家村,涼風口并沒有征賦征稅這一說。四嬸道:“我才嫁上來,成日哭,說這上不沾天下不著地兒的,算倒了八輩子血霉的。后來看看,沒有里長也沒甲長,沒有半夜里拍門打戶的催糧要租子的、扒房子揭瓦要賬的,種菜吃菜,種糧吃糧。吃米有碾房,石頭榨房能打油,除了下山馱鹽,什么也不缺!我哥上來看看,說上哪尋恁好的地方?帶的鹿角、虎骨下山去了。我看著他走,哭著哭著想起他的話,又噗嗤笑了!”她又嘆口氣道:“唉……就是想我爹我娘,也想逛逛集看看戲什么的……”石栓柱聽她絮叨,扒著碗底的飯硬撅撅說了句:“知足吧!”颙琰只是笑聽,矜持著但毫不猶豫地喝粥,吃了煎餅又吃窩頭,夾了豆角又夾蘿卜,只覺得樣樣都好。王爾烈又問及這里山寨上情形,又問縣城多遠。

“你瞅——”四嬸用榛木筷子迎門指著遠處,“那就是龜蒙頂兒,下頭是山神廟,再往南就是平邑城。聽上來的貨郎擔兒說,龔寨主吃錯了藥,起反了;還有個叫王什么的,是軍師,端了平邑城。”颙琰問道:“平邑有多遠?”“下山十里上山十里二十里。”四嬸說道,“涼風口上頭也有寨子,那頭圣水峪也有寨子,都只有百十號人,也常打我們這過路。聽說是各寨都封寨封山了,這時候都怕招了官兵來打,不劫道兒的,你們怎么就遇上了?”颙琰笑而不答,問道:“你們離山寨這么近,難道大王們不來打劫?”石頭在旁大聲道:“他們不劫我們,還給我糖豆兒吃!”老栓柱道:“人家講究個兔子不吃窩邊草。那都是些可憐人,山底下抗租,或者偷了人家搶了人家,官府里逮人,呆不住上山來的……”“是了。”四嬸道,“這道上規矩劫財不殺人,山底下老財才怕他們,有綁票上山,寧死不出一文錢的,也要撕票。別說土匪,那還是個人,就是這山上老虎、豹子,有一口吃的,也輕易不傷人的。我就見過幾回,口里銜著只兔子,看你幾眼,貓噙老鼠似的就躲開了——我們這村里晚上要放只羊出去,大畜牲來了,盡著它叼走,它愣不傷人!”

颙琰已經吃飽,放下碗嘆道:“這個村子有意思。苛政猛于虎——大嬸算是給《禮記》下了個注腳。”王爾烈抹著嘴笑道:“好是好,都這樣兒朝廷就征不上錢糧了。良園雖美,不是久留之地。吃飽了,我們下山去!”慧兒便拔下頭上那釵捧給石王氏,笑著大聲道:“老壽星!這個孝敬您老啦!”石王氏接過,瞇著眼看了看,又還給了慧兒,說道:“吃飯不要錢!”栓柱也道:“不要錢。”起身摘下墻上掛著的短把矛子道:“我上山去了。”四嬸道:“你們是遇難人,接了錢,我們成什么人了?這村里上來的貨郎子,賣個針頭線腦什么的,買貨不買貨,我們都當客。”王爾烈見石頭滴溜溜一雙眼看那銀釵,笑道:“你們不收,石頭收了!要不過意兒,給我們帶點糧下山,是承你們的情了。”取過釵子塞進石頭手中。石頭瞧稀罕似的小手捏著看了半日,放在了石桌上,大聲道:“秋里我爹帶我上集,在惡官村見過這玩藝兒。我爹說,等我娶媳婦兒給我買!”說得眾人都一笑。石頭躥起身蹦跳出去,一邊喊:“我去備驢,到碾房碾米!”

當下四嬸和慧兒刷碗涮鍋,颙琰和王爾烈低聲計議,涼風村離涼風頂土匪寨子只有五里山路,無論如何不是安全之地。看情形福康安已經兵臨龜蒙頂,人精子一時失散,又難以和福康安聯絡。這里土匪封山,也只是觀望風色的意思。福康安一戰不能打下龜蒙頂,土匪們就都會哄起造反。那就兇險得很了。又和四嬸搭訕幾句,知道城邊官軍只是龜縮,沒有敢棄營逃跑,山下十里接官亭還有個小驛站,這就定下決心,下山與福康安聯絡,就在縣城附近隱蔽駐足,調停調度。正說著,小石頭跑跳著回來說:“四爺爺也上山了,說是掌子窩里夾住了個野豬,只夾了一條腿,怕它發威掙脫了,大人們都上去了。”四嬸隔門道:“碾房里現成的稻子,你過去把驢套上,我立馬就過去。”王爾烈二人覺得這里說話不方便,也就起身。颙琰道:“我們也閑著,和石頭一道去就是了。”

碾房就在石王氏宅后,依山勢砌的,也是石墻草頂兒。王爾烈和颙琰一路低聲商量事情,跟著石頭進來,驢已經拴在門口。那小石頭卻是麻利,也不待王、顆二人動手,牽著驢就套上了碾桿。二人幫著攤了稻子,只一霎兒時辰便就停當。可煞作怪的,任憑小石頭揚鞭抽肚子打腿,二人在旁吆喝叱呼,那畜牲擰脖子踢腿,掙著趔身子,死活就是不肯轉圈子。三個人累得呼呼喘粗氣,瞪眼無計可施。恰好四嬸和慧兒一個端簸箕一個提口袋趕來,四嬸笑道:“怎么不把眼蒙起來?把眼蒙了它就走了。”颙琰和王爾烈不禁詫異:這是什么道道?見石頭小手蒙了眼,遲疑著也用雙手蒙了眼。

但是聽不到驢推碾的聲音,只聽兩個女子格格格嘿嘿嘿……仿佛笑得站不住。颙琰二人放下手,只見四嬸提著簸箕彎著腰,笑得沒了眼睛;慧兒手里握著布袋蹲在地下笑軟了,都連氣也透不過來。好半日慧兒才換了一口氣,指著驢道:“四嬸說的是驢……把驢眼蒙起它才轉碾子呢!”二人方才大悟,不禁放聲大笑。

堪堪地碾好米,布袋收口,回到石王氏宅里,四嬸給他們裝裹物件。山里人厚道,除了一小袋子米,另外還有個布袋,風干羊肉、核桃、山棗,還有黨參、黃芪,也塞了一大包;小石頭又從四嬸家搬來一架鹿角,還有一小包鹿香,也用獾皮袋子塞了個鼓鼓囊囊。石老太太念念叨叨還在說:“你們沒了盤纏,這夠做什么的……”三個人推辭著,見山間小道上爬得滿身是汗一個人上來,脖子后頭斜插了一面米黃小旗,腰里掛著一面鑼,一頭走一頭敲鑼,口里喊:“黃家一一鏢信過山!拜上綠林——好漢,龔三瞎子——造反,天兵征討——匪叛。從匪一一禍滅滿門,歸順——就此招安。敬告——列位兄弟,莫失——千載機緣……”腳步跟著鑼點喊著口號,從門口匆匆過去,也不和人搭話,漸漸又遠去了。

“這是有名的黃天霸家鏢頭,給山寨子上的人送信的。”四嬸見他們三人發愣,笑道,“前年王倫造反,也這么喊過山。他這樣兒上山,山主爺們不壞他性命……”颙琰聽了心里暗喜。

于是三人辭了石家。王爾烈背了那袋米,慧兒扛了核桃、棗,颙琰也說不上主子架子,把個獾皮袋子繩兒吊了背后肩上,一步一步趨著下山。又過五七里光景,山道上都無人來往,轉過一道漫下坡,面東北山坡地比鄰兩個村子橫在眼前,中間只隔一個水塘。村里有青堂瓦舍,也有豬圈般的低暗土垣茅棚,已是貧富一目了然。問了問人,果然也都是那涼風口老祖宗的子孫。找人家討口水喝,男女們一雙雙烏溜溜的眼不錯珠子盯著,生怕人順手牽羊,偷了灶屋的剩餑餑似的。再轉彎子又向東南,一路都是緩坡梯田,路上場上牛糞驢糞雜著泥水,地里豬拱羊叫,已顯得嘈雜臟污了。因從涼風口下來都是下坡路,出了石家村,三個人都覺得腿軟腳脖子酸。看看太陽還不到午時,前頭到接官亭還有五里路。又走一程問人,仍說“五里”。颙琰帶的東西最少,也耐不得了,一屁股坐了道邊土埂子上,悻悻說道:“五里,五里!再往前頭問,準還是‘五里’!”王爾烈知道這位發了阿哥脾氣,剛說了句“歇歇也好”,慧兒指著前頭道:“那是誰?”

上一章:27 盛世元... 下一章:02 十五皇...
鸟叔在线客服 手机农场偷菜赚钱游戏下载 现在卤菜生意赚钱吗 上技校学什么最赚钱 抖音一百万粉丝怎么赚钱 15岁喻言赚钱 肇东招住宿生赚钱吗 基金盘能赚钱吗 oppo手机赚钱软件 提现微信 在微信上卖电视剧电影赚钱吗 2万买基金2年能赚钱吗 什么软件可以不用手机卡赚钱 怎样用花呗赚钱话费 犹太赚钱故事 银行贷款做什么能赚钱 魔兽世界7.0制造业赚钱 熊猫直播竞猜竹子主播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