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的潛水

時光倒流的女孩  作者:加·澤文

莉茲一心忙著為潛水作準備。雖然她當時沒怎么留意,但每天在了望平臺上的時光越來越讓她不滿意:每天都跟前一天一樣,模煳的圖像變得越來越模煳,眼睛發漲,背也彎痛了。她現在體驗到了一個有使命感的人才會體驗到的那種煥然一新的精力。她走路時步伐更大,心跳比往常更快,食欲增加了,早起晚睡。自從到達另界之后,她第一次感到自己有了生機。

柯蒂斯說海井“離陸地有一英里遠”,可他沒有具體說在什么地方。在了望平臺上竊聽了兩天,并且間接地問了埃絲特幾次之后,莉茲發現海井跟燈塔和了望平臺是連著的,要去那里,就得沿著燈塔的一側游去。

為了買潛水設備,莉茲又跟貝蒂“借”了七百五十個伊特尼姆。

“你要這么多錢干嗎?”貝蒂問。

“買衣服?!崩蚱澣鲋e說,不過她知道自己的謊話有一半是真的。潛水衣也是衣服嘛,對不?“如果我要尋找業余愛好,總得有衣服穿吧?!?/p>

“我給你的那五百個伊特尼姆都干什么用了?”

“還在我這兒呢,”莉茲又撒了個謊,“我還沒有花掉,不過我還需要一些錢。除了那件睡衣和你給我的T恤衫之外,我什么都沒有?!?/p>

“要我跟你一起去嗎?”貝蒂問。

“我還是一個人去吧?!崩蚱澱f。

“你知道,我可以給你做衣服。我是個裁縫?!必惖僬f。

“呣,那倒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商店里買的?!?/p>

貝蒂就這樣做了讓步,盡管她可以肯定莉茲在那五百個伊特尼姆的去處上撒了謊。貝蒂盡量做到:第一,耐心;第二,為莉茲提供一個宣泄悲傷情緒的地方;第三,等待著莉茲回到自己的身邊?!度绾胃罱廊サ暮⒆咏徽劇芬粫芯褪沁@么寫的。貝蒂最近一直在讀這本書。貝蒂強作笑臉?!拔议_車送你到另界東市場去?!彼f。

莉茲表示同意,反正潛水商店在那一塊,不過由于明顯的原因,她說回來的時候要坐公共汽車。

莉茲買了一個潛水氧氣瓶,比她和媽媽在人間租用的要小一些,也要輕一些。它就叫作“氧氣瓶”。售貨員說這個氧氣瓶里的氧氣永遠都用不完。為了照顧貝蒂的情緒,她還買了一條牛仔褲和一件長袖T恤衫。

莉茲把潛水設備藏在床底下。她對貝蒂撒了謊,感到很內疚,但她又把這些謊言看作必要的邪惡。她考慮過把潛水的打算告訴貝蒂,但她也知道那樣做只會讓貝蒂擔心。

自從上次在人間那邊潛水到現在已經一年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記得潛水的步驟。她打算先練習一下,但最后還是決定放棄。一件事如果要做的話,就得馬上去做。

由于海井是一塊禁地,莉茲決定在日落之后再出發。她把設備裝進一個大垃圾袋里,身上穿著潛水衣,外面再罩上那條新牛仔褲和長袖。

“這是你今兒買的嗎?”貝蒂問。

莉茲點點頭。

“你不穿睡衣漂亮多了?!必惖倥矂由眢w,要找一個更好的角度仔細看一看莉茲,“不過這套衣服合不合身,我可說不上?!必惖傧氤吨崩蚱澋拈L袖,但莉茲躲開了。

“很好!”莉茲固執己見。

“好吧,好吧。明兒早上把你買的其他東西給我瞅瞅?”

莉茲點點頭,目光卻移到了別處。

“你究竟要到哪兒去呀?”貝蒂問。

“那個叫桑迪的女孩要開一個晚會?!崩蚱澣隽艘粋€謊。

“嗯,好好地樂去吧!”貝蒂朝莉茲笑了笑,“哦,對了,這垃圾袋里是什么?”

“是帶去晚會的東西?!崩蚱澃l現謊話一旦開了頭,說起來就很容易。關鍵是(在莉茲之前很多人也發現)你得把謊一直撒下去。

莉茲走了之后,貝蒂決定到她的房間去看看她的新衣服。貝蒂發現壁櫥里空蕩蕩的,但在床底下發現了一個紙盒子,上面有“無窮氧氣瓶”的字樣。聯想到莉茲那寬松的外衣和手上那個大塑料袋后,貝蒂決定去把外孫女找回來?!度绾胃罱廊サ暮⒆咏徽劇芬粫羞€講到你得知道什么時候停止給予孩子足夠的空間。

在潛水之前,莉茲來到了望平臺,想再看一次阿瑪多?波納米。阿瑪多的車是空的,他高速行駛著,不知要去哪兒。接著,他在一所小學前停了車——莉茲的弟弟也在這里上學——然后下車,朝學校走去。接著,他又跑了起來。走廊的盡頭,一個老師站在一個戴眼鏡的小男孩面前。

“他在廢紙簍里嘔吐,”那個老師說,“還不讓我們給你打電話?!?/p>

阿瑪多一只腳跪在地上?!昂脙鹤?,是肚子不舒服嗎?”他說話帶有海地法語的口音。

男孩點點頭。

“我開車送你回家去,好嗎,寶寶?”

“你今天不是要去開出租車嗎?”男孩問。

“不,不。明天我可以把這錢賺回來?!卑敹嘤檬直叟e起男孩,朝老師眨了眨眼?!爸x謝你給我打電話?!?/p>

雙筒望遠鏡“咔嚓”一下關了。

莉茲的心跳得很厲害。她想打人或者砸東西。無論如何她得馬上離開了望平臺。

來到外面后,她看到海灘上的人都走了。她脫下牛仔褲和長袖,但沒有下去潛水的意思。她只是坐在那里,膝蓋頂著胸口,想著阿瑪多和他的小男孩。她越想,腦子越亂,越想越不愿再去想他們。

有人在喊她的名字?!袄蚱?!”是貝蒂。

“你怎么知道我會在這兒?”莉茲問。她避開了貝蒂的目光。

“我并不知道。但有一個地方我肯定你不會去,那就是桑迪的晚會?!?/p>

莉茲點點頭。

“哦,只是玩笑話?!必惖倏粗蚱澤砩系臐撍?,“其實,我發現了你房間里裝氧氣瓶的空盒子,就知道你要跟那邊聯系了?!?/p>

“你生氣了嗎?”莉茲問。

“至少我知道你把錢花到哪兒去了,”貝蒂說,“這又是一句玩笑話。我讀的那一本書里說,幽默是對付困難處境的好辦法?!?/p>

“什么書?”莉茲問。

“書名是《如何跟最近死去的孩子交談》?!?/p>

“有幫助嗎?”

“沒太大的幫助?!必惖贀u搖頭,“說真的,莉茲,我當然希望你沒撒謊,但我也不生氣。我希望你能回到我身邊,不過我現在知道你也不容易。你也許有你的原因?!?/p>

聽了貝蒂的話,莉茲很感動,她想阿瑪多也可能有他的原因?!拔铱匆娏四莻€出租車司機。我是說,那輛撞死我的出租車?!崩蚱澱f。

“他長得什么模樣?”

“他看上去挺好的一個人?!崩蚱澩nD了一下,“你知道嗎?撞死我后,司機駕車逃跑了?!?/p>

“知道?!必惖倩卮?。

“他為什么不停車?我是說,如果他是個好人的話。他看上去像個好人?!?/p>

“我肯定他是個好人,莉茲。你將來會發現,人哪,沒有全壞的,也沒有全好的。有時候,他做了一點好事,但整個是個壞人。也有時候,他大部分是好的,但有那么一丁點兒壞。我們大多數人都在這兩者之間?!?/p>

莉茲哭了起來,貝蒂把她摟在懷里。就在這一刻,莉茲知道她今天或將來什么時候都不會告訴別人阿瑪多是那輛幸運出租車的司機。她知道即使講了也無濟于事。她估計阿瑪多也許是個好人。他不停車一定有他的理由。即使他沒有理由,莉茲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一件她一直不愿意記起的事。

“貝蒂,”莉茲帶著淚水說,“那天在購物中心,我過馬路時沒有朝兩頭看。紅綠燈已經變綠了,可我沒看見,我在想一件事?!?/p>

“什么事?”貝蒂問。

“真傻啊。我當時在想我的懷表,想著我應該把表帶到商店里去修,可我老是忘記。我在想,回去拿來不來得及,可我又拿不定主意,因為我不知道幾點了,因為我的懷表壞了。這是一個毫無意義的大怪圈。哦,貝蒂,是我的過錯。完全是我的過錯,而我現在永遠地陷在了這里!”

“只是看起來像是永遠,”貝蒂柔聲說,“實際上就那么十五年?!?/p>

“即使讓他去坐牢我也不能復生,”莉茲嘀咕著,“什么都無法讓我復生?!?/p>

“那么你原諒他了?”

“我不知道。我想去,可是……”莉茲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后聽不見了。她感到一陣空虛。剛才是憤怒和報復給了她力量?,F在,沒有老朋友給她撐腰,她只剩下了一個問題:現在怎么辦?

“咱們回家吧?!必惖僬f著,一只手拎起垃圾袋,另一只手拍去莉茲潛水衣上的沙粒。

回家的路很遠,但她們還是一路走了回來。夏天的空氣很暖和,莉茲的潛水衣粘在皮膚上。

一塊草地上,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正在自動噴水機之間跑著。這時天已經黑了。

在門口的走廊上,一個枯瘦的老頭駝著背,手拉著一個紅頭發的年輕漂亮女孩,來回踱步。莉茲想那個老頭一定是女孩的爺爺,最后她看到這對男女竟親吻起來?!皭勰??!奔t頭發的女孩在老頭的耳旁低聲說道。她久久地凝視著老頭,仿佛老頭是世界上最帥的男人。

在另一塊草地上,兩個年齡相仿的男孩在搶一個很破舊的棒球?!霸蹅冞M去嗎?”一個男孩停了下來問另一個男孩。

“沒門兒,爸爸,”另一個男孩說,“咱們繼續玩吧?!?/p>

“好吧,咱們玩它一夜!”第一個男孩說。

于是莉茲第一次認真地觀看貝蒂住的這條街。

她們在貝蒂紅褐色的房子前停了下來。墻上涂著一層醒目的紫色。(看上去很奇怪,但莉茲以前從來沒有注意到過。)

空氣中彌漫著夏日陣陣的濃香。是從貝蒂的花園里飄過來的。莉茲想,香氣很甜蜜、很憂郁。有點像死亡,又有點像愛情。

“貝蒂,我再也不去了望平臺了。我要去找一個業余愛好,找到之后我會把欠你的錢都還給你的?!崩蚱澱f。

貝蒂盯著莉茲的眼睛?!拔蚁嘈拍??!必惖傥罩蚱澋氖?,“我也很感謝你?!?/p>

“關于那錢的事,我對不起你了?!崩蚱潛u了搖頭,“這些日子里,我不知道你注意到了沒有……問題是,我想我可能有點沮喪?!?/p>

“這我知道,小寶貝,”貝蒂回答說,“我知道?!?/p>

“貝蒂,”莉茲問,“這么長時間以來你干嗎要一直容忍我呢?”

“首先,是為了奧利維亞,我想?!必惖偎伎剂似倘缓蠡卮?,“你長得真像她?!?/p>

“誰也不愿意因為媽媽的緣故而被人喜歡?!崩蚱澱f。

“這我一開始就說過了?!?/p>

“那么,不僅僅是因為媽媽的緣故嘍?”

“當然不是。小寶貝,是因為你。也因為我。主要還是因為我自己。我一個人孤獨生活了這么久?!?/p>

“從你來到另界那天算起嗎?”

“恐怕比那還要長?!必惖賴@息,“你媽媽沒跟你講過我們為什么吵架嗎?”

“你有風流韻事,”莉茲一五一十地講述著,“有很長時間媽媽不能原諒你?!?/p>

“是的,那是真的。當時我很寂寞,打那以后我一直都很寂寞?!?/p>

“你沒想過再去找個男朋友?”莉茲很圓滑地問。

貝蒂搖搖頭,笑了?!拔业膼矍橥炅?,至少那種浪漫的愛情沒有了。我活得太久,看到的事情太多了?!?/p>

“媽媽已經原諒你了。我是說,我的名字就是為了紀念你而取的,對嗎?”

“也許吧。我想我死的時候她只是感到傷心而已?,F在,我們該睡覺了?!?/p>

第一次,莉茲睡覺沒有做夢。以前,她老夢見人間。

她早上醒來的時候,給阿道司?根特打了個電話,談到了家畜科的那份工作。

上一章:幸運的出... 下一章:薩 迪
鸟叔在线客服 广东36选78个号多少钱 e球彩进球数 秒速快3开奖官网 大智慧炒股行情软件 哈灵麻将-本地休闲棋牌 极速赛车软件开奖 二肖五码资料 zs78掌上棋牌官 棒球比分网雪缘 六肖期期中免费公开 川村里佳番号 正版官方真人欢乐捕鱼 快乐10分常出5个号码 多乐彩11选5技巧 26选5 北京快乐8漏洞